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ludeの中庭

随风而去的记忆,几曾何时回到中庭…… 「皆さん、ごきげんよう。」

 
 
 

日志

 
 

[同人]ZIRCON -下-  

2012-04-30 04:29:08|  分类: 两个人的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IRCON -中-

 

       >>

 

塔矢アキラ给进藤ヒカル发了事务性地邮件“从市河小姐那里收到了你的巧克力”,原本附上“谢谢”,最后还是删除了。

随着三月开始,上一年度的赛事也将尽尾声。塔矢アキラ在“名人”循环圈里因负于绪方精次和荻原九段未能获得挑战权,就此止步。不过,通过了韩国主办的国际团体赛的国内预选,进藤ヒカル同样参加了选拔赛,但既不和自己在同一组,进藤ヒカル又在淘汰赛中输棋而没能遇上。后来听说韩国的名单里面有高永夏,进藤ヒカル不甘心地跑到棋会所丢给塔矢アキラ一厚叠高永夏近年的棋谱,说要帮塔矢アキラ“集训”。

塔矢アキラ知道进藤ヒカル自“北斗杯”后就一直十分在意高永夏的棋,这几年两人零星也有过几次交手,也知道进藤ヒカル对自己负多胜少的局面多少有点耿耿于怀。然而还是在看到进藤ヒカル搜集的高永夏的棋谱的时候说不出话来。“……还不能肯定能碰上高永夏。”

“碰不上就私下找他。”

“我说,”叹口气,“想要找高永夏雪耻的人是你,不是我。”就算进藤ヒカル不说那句,塔矢アキラ也会找高永夏下一盘,不是要去‘你死我活’而是‘彼此切磋’。

“我知道、我知道——该死!”进藤ヒカル狂躁地抓着头发。

“为什么你会输给本田?”

淘汰赛的当天塔矢アキラ因为电视台的工作被安排在上午的对局,下午场的进藤ヒカル上午还来观战。塔矢アキラ傍晚回棋院打听结果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进藤ヒカル的棋力在本田敏则之上,然而看到棋谱时却无话可说。开局进藤ヒカル还微弱占先,却在中盘下出让人匪夷所思的昏招让本田敏则抓住机会,即便收官进藤ヒカル有力挽狂澜的态势也不可能翻盘。今天在会所碰上进藤ヒカル,塔矢アキラ也正想知道他为何会犯“低级”错误。

皱起眉盯着塔矢アキラ看了一会儿,重重叹口气后底气不足地小声说:“睡眠不足。”

“睡眠不足?”

“我早上4点才睡,下午超级困。”在进藤ヒカル抢塔矢アキラ开口前又说,“我知道你想说我什么……输掉那盘完全是我自讨苦吃。”

被进藤ヒカル这么一说,塔矢アキラ原本想说的也只能收回去,“你应该上午好好睡过觉再去。”

“那怎么行?怎么能错过你的那一盘。”

“……”因进藤ヒカル脱口而出的理由塔矢アキラ愣住了,有些难以置信。毕竟如果是自己的话,通常会以自身的状态为优先。好一会儿才慢慢说:“——对本田太掉以轻心了。”

“就知道会被你这么说。不论怎样,这次一定了结了高永夏!”进藤ヒカル攥紧拳头,说得好像要去找高永夏打架一样。

赛场之外,塔矢アキラ对高永夏没有那么强的求胜心。想笑又没有笑,拿起进藤ヒカル带来的资料看了看。想起来又说,“电视台的节目那边……最近会请雨宫五段来做嘉宾。”

“哎?”

不能说早就知道雨宫五段会参与自己主持的节目的事,只是先前和西乡九段讨论时虽然没有确定下来但是邀请女流棋士的想法还是有的,外加这两天从棋院拿到胜率的统计表,以及考虑到在旧赛季与新赛季之交这个赛事的空档期,还有电视台收视率等等一系列问题,这件事就被决定下来。不过会跟进藤ヒカル说起这件事塔矢アキラ自己也觉得有点意外。隐约中觉得,自己所期待的是进藤ヒカル对此的反应。只是没想过进藤ヒカル会是哪种反应。

塔矢アキラ的目光没有从手里的棋谱上移开,轻描淡写般地接着说:“去年赛季女流棋士胜率前三名都会被邀请,每人一期。”

“哦。”

“……”抬头看了一眼进藤ヒカル,“下一盘吧。”

进藤ヒカル主动要求和塔矢アキラ在会所“集训”了两天,就到四国去做推广活动的工作,之后发邮件给塔矢アキラ说要和朋友直接去九州看樱花,还传来一张的将开未开的樱花照片。

看到照片想起自己跟进藤ヒカル说过一起去喝酒的事,于是决定买一瓶葡萄酒当作White Day的回礼。其实知道进藤ヒカル不怎么喝葡萄酒,也不爱喝日本酒,虽然也知道进藤ヒカル喝习惯的啤酒得种类和品牌,只不过买啤酒的话让塔矢アキラ觉得那是中元节才送的东西,和巧克力怎么也搭配不到一起。在酒行挑酒时面对诸多品种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幸而有酒行的品酒师帮忙,塔矢アキラ选了一支和巧克力marriage的酒。觉得作为回礼的话应该不会太失礼,除此之外没有多想。

不过塔矢アキラ因为国际团体赛的正式集训没能及时交给进藤ヒカル,在之后,今年棋院的段位授予发表会上塔矢アキラ匆匆忙忙地和照顾过自己的老师们寒暄过后,也未来得及叫住进藤ヒカル,就被西乡九段叫走讨论起要做节目的棋谱去了。塔矢アキラ无奈之下只好把葡萄酒放在棋会所,拜托市河小姐帮忙转交的时候被开玩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默契’”。

由于三月下旬的团体赛在韩国有将近一周时间的赛事,电视台的节目组希望在塔矢アキラ出发之前连录两期节目,以致短时间内工作量骤然增加,并且是女流棋士的专集,就连游刃有余的西乡九段也紧张起来。

周六中午,塔矢アキラ结束上午在棋院的团体赛赛前集中研讨会,在蒙蒙细雨中赶往电视台。脑中还想着刚刚有争议的一手,直到节目组工作人员递过录像的计划安排,塔矢アキラ才回过神,想起来今天的嘉宾是雨宫五段。心情变得有点莫名其妙。

“抱歉,我来晚了。”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发现西乡九段已经到了,正和身边自己没见过的女性在棋盘上讨论着什么。想必就是雨宫五段。

“啊,塔矢君来了。”西乡九段冲自己点了点头,招呼自己坐过去。

“初次见面。我是雨宫。”

“我是塔矢。今天请多关照。”

简单的寒暄过后,塔矢アキラ便加入了节目录制前的例行讨论会,今天所要录制的内容的棋谱早已经讨论过,只是对重点内容作最后的确认。在工作人员做过服装等等细节的确认后便是正常的录像程序。

一般在介绍过本期内容和业内的信息后,主要的讲解和讨论的部分会使用嘉宾实战中的棋谱。为了方便当然也使用“小型”的大盘,这正是塔矢アキラ主要负责的部分。

讲解的棋谱是雨宫五段与樱井七段在女流棋圣挑战赛中的一局,棋局的精彩之处在中盘落后的雨宫五段大胆的走子,让人出乎意料的下法最后却变成制胜的关键。在棋风大多中规中矩的女流棋士中,雨宫五段近年的棋“进攻”欲很强,“冒险”的风格也格外引人注意。塔矢アキラ也是因为节目需要才接触了雨宫五段近段时间的部分棋谱之后,感到她的棋孕育着相当的力量。

最后西乡九段作例行的结语,“……我想大家都知道了,不过还要再说一次‘祝贺你在女流电视快棋赛夺冠’。”

“谢谢。”

“那么,下周将会与大家……”

录像的时间通常在一个半小时左右,十分顺利的时候会在一小时内结束。之后就是录像剪辑等等节目制作专业的工作。

“辛苦了。”

耸起肩深呼一口气,笑着回应大家说着“大家辛苦了”,塔矢アキラ录像时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这才把注意力放在正和工作人员聊天的雨宫五段身上。在自己眼中雨宫五段很平常,若要硬是比较,她的人没有她的棋更加让自己注意。或许是自己缺乏一般世人的眼光,才会有如此的“贫乏”观点吧。

“……刚才就注意到了,”似乎是叫小泽的节目组女性工作人员有点兴奋地说,“戒指好可爱。”

“啊,这个阿。”雨宫五段摸着戴着戒指的左手中指,笑了笑说:“White Day收到的。”

“男朋友真好……”

后面两个人再说了什么,塔矢アキラ没有听清。只是听到“男朋友”的时候才有“这个人就是和进藤正在交往的女人”的实感,内心顿时不知从哪里涌出酸涩而苦楚的感觉,喉咙里就好像生吞了形状奇怪而且硬硬的东西,堵在那里不上不下,心脏也像是被人狠狠握住一样,非常不痛快。

“——师、塔矢老师?”

“哎,”回过神来,发现刚才还在和小泽说话的雨宫五段,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塔矢アキラ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生硬地说:“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看你皱着眉,脸色也不太好,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是吗?自己刚才不经意间皱着眉头么?塔矢アキラ浑身燥热起来,挤出笑容。“没事。我没事。”

“那就好。”雨宫五段点了头,“那么今天多谢关照。我先走一步。”

“哪里。您辛苦了。” 想起什么突然说,“虽然今天没有时间讨论,不过快棋赛的棋也很精彩。”

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塔矢アキラ会突然会有这样的发言。“谢谢。我找到一位好的老师。”

塔矢アキラ在读雨宫五段的棋谱的时候,在某些走子上,那种恍然以为自己在读进藤ヒカル的谱的感觉在听到这样的回答后,心里对于雨宫五段棋上的一点疑惑也找到了答案。无话可说。

如果说之前,不论是从进藤ヒカル本人那里还是听其他人谈起来的雨宫理纱只是虚幻的印象的话,那么在实际接触后,在那些虚幻的东西一一具象化后,塔矢アキラ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复杂的感觉背后答案很简单。

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心慌意乱,塔矢アキラ最为棘手的状态。

想要摆脱内心烦躁、集中精力在赛事上的塔矢アキラ推掉其他指导棋的工作,除了去电视台和团体赛集中研讨之外,都呆在家里一个人打谱。期间进藤ヒカル发邮件过来说一起讨论高永夏的棋谱什么的,被塔矢アキラ回绝了,隐约觉得自己见到进藤ヒカル会露出“糟糕”的表情。

就在东京的天气转暖,樱花终于要开的时候,也正是韩国仁川国际围棋团体赛开赛的时候。同行的仓田厚九段看到塔矢アキラ第一句话就是“你瘦了,塔矢。快告诉我怎么减肥的?”

塔矢アキラ苦笑着说:“我什么也没做。”自己倒是没有“瘦了”的感觉。

“真的?不过看起来真的瘦了不少,你有好好吃饭吗?别晕倒啊。要吃巧克力么?”

看着说着就要拿巧克力给自己的仓田厚九段,塔矢アキラ连忙谢绝。“不,谢谢。巧克力我也带了。” 最近虽然没顿饭都没有应付,但是塔矢アキラ的确没什么胃口。

出差、或是外出棋赛的时候,自己同很多棋士一样多少会带上一两块巧克力。塔矢アキラ通常会买可可含量高、不甜的黑巧克力,家里也会多少准备些。不过这回出门前才发现,冰箱里只剩下情人节时收到的巧克力,于是只好带上尚不知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巧克力的盒子,自然也有进藤ヒカル给自己的那一盒。

四天的团体循环赛,对手除了中国和韩国之外,还有美国和欧洲联盟的队伍。对欧美的围棋接触不多,语言交流上也有些障碍,不过棋盘上的“对话”让塔矢アキラ感到愉快。只是要说真正强大的对手还是中国和韩国。

结束今天和中国队杨海九段的对局,塔矢アキラ倍感疲惫。最后自己每一手都几乎是在读秒声中落子,投子时心里反倒一下子放松了。自己没有明显的失误,却一直处于防守的态势,找不到对方的可乘的空隙,反而用在思考上的时间过多了。如果能有美国队和自己对局的安德鲁那种“Take it easy”的心态,自己或许能够找到破解今天局面的途径。

塔矢アキラ揉了揉眼睛,叹口气。

“塔矢,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么?”杨海走出对局室的时候中日文夹杂地问。让塔矢アキラ吃一惊。

“阿——对不起。”

“有事?”

“是。之前和高永夏约好了。真是抱歉。”微微歉身。  

“哪鹿厚豆(原来如此),”杨海赶忙摆摆手,示意塔矢アキラ不必鞠躬。一派轻松地说:“那么下次好了。”

“一定。”点了点头。

塔矢アキラ看看表,距离和高永夏说好的时间还有将近2个小时,自己住的饭店就在作为赛场的会议中心的对面。想想还是回房间休息一下,才有精力应付高永夏的棋。塔矢アキラ几乎是到韩国的第一天就和高永夏约了时间,有点不像是往常自己会做的事。不能否认进藤ヒカル对高永夏近乎偏执的执著让自己变得有点沉不住气。

回到房间脱下外衣,半躺在床上,闭起眼睛,想要睡一会,肚子却叫了起来。从早餐到现在自己还没吃过什么固体的东西,下棋时不觉得什么,神经松驰下来就感到饿了,想要立刻吃东西。进藤ヒカル曾说过不知多少次,什么“中午多少吃一点”、“不按时吃饭,胃要受不了”这类的话。可是一旦养成的习惯,实在很难改变。

塔矢アキラ起身从旅行包里翻找巧克力,打开看起来最容易拆开的包装盒,里面装着巧克力球。已经不在乎是甜不甜,牛奶的还是黑的巧克力,战胜强烈的空腹感才是首选。等到巧克力在嘴里慢慢化开时,塔矢アキラ看着手里金色锡纸的包装,才想起看在电视上见过这个品牌的广告。

谁送的?

看一眼被自己匆忙打开的盒子——深咖啡色的硬纸盒,上面什么也没写。记起是进藤ヒカル送来的。原来进藤ヒカル送给自己的是这种巧克力球,根本不像市河小姐说的“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如果真是奇形怪状的巧克力,恐怕自己不会轻易尝试。正要想笑的时候,看见盒子里的似乎还有什么,就在刚才放巧克力球的下面有一个很小的纸袋。塔矢アキラ费了点功夫才把卡在底部的像信封的纸袋取下来,打开纸带,把装在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时,真是一丝也笑出来了。

是一枚戒指。

塔矢アキラ皱起眉,把银白的戒指放在手心里。戒圈上什么花纹装饰也没有,朴素极了。如果不是贵金属特有的光泽和亮度,真的和易拉罐的拉环没有太大差别。再仔细看,才发现戒指的里圈刻着H ‘桃心' A”的字母和符号。(原本的桃心符号博客显示不能,请原谅。by wulude)

“A”,Amamiya(雨宫)?

装错盒子了?!

塔矢アキラ不经意咽咽口水。巧克力化完后,里面的坚果碎屑残留在嘴里,残渣的感觉让人不舒服。咳嗽了一下。把戒指放回巧克力盒子里,起身去漱口。

“桃心”,Love

戒指里的刻痕还在眼前晃来晃去。塔矢アキラ打开洗面台的水龙头,漱漱口,又捧起水洗了脸,深呼吸。一只手撑着洗面台,一只手蘸水在台面上比划,自己也搞不清自己到底在干什么。进藤ヒカル情人节送给自己的巧克力盒子里藏着的刻着字戒指,这一超出预期而且过大的信息量让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

对戒指的第一反应的确让塔矢アキラ感到非常不痛快。稍稍冷静下来,自己会这么想是上周录像时无意中听见关于雨宫五段手上戒指的对话,记得自己瞥见雨宫五段手上戴的好像是镶有宝石的闪闪发亮的戒指。就这样直接反映是进藤ヒカル想要送给雨宫五段的主要原因还是那个字母“A”……

不过,好像哪里不太对。

“H”是进藤ヒカル的Hikaru;“桃心”,Love。后面应该是雨宫理纱,Risa的“R”才更合适,而不是“A”。

……“H 桃心 A”——难道是……

心脏狂跳起来,塔矢アキラ咬紧牙根捂住嘴,仿佛一张嘴就要把心脏吐出来一样。抬头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想法高烧般的通红的脸色,身体也一样,不知从哪里燃起的热度,瞬间扩散到了全身,耳朵更像是被点燃了似的泛着轻微灼痛。

塔矢アキラ快步走回房间,从盒子里拿起戒指看了看,耳中一片嗡鸣,除了心跳声什么也听不到。有点颤抖地把戒指带上,中指不合适,无名指正好。双手包裹在一起,攥紧拳头。塔矢アキラ深深吸了一口气,

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捅破了,正汹涌地释放出来。让自己无法思考,“啊——”感觉要被溺死了,塔矢アキラ低吟出声。

闭上眼睛,不知做了多少次深呼吸,才慢慢平静下来。

某种意义上,从没想过进藤ヒカル会议这种方式说出来。塔矢アキラ知道自己没有送这盒巧克力的进藤ヒカル的百分之一的勇气,即便知道内心的感情自己也不会选择向进藤ヒカル告白。本以为在和雨宫五段见过面后,自己已经有慢慢准备好接受进藤ヒカル和雨宫五段的关系,也已经决定把自己对进藤ヒカル本人的感情包装好放在心里最隐蔽的角落。本以为自己有足够的从容和决心,但是——

“——自欺欺人吗?”

害怕承认所以不想承认:自己不想对进藤ヒカル放手,却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走出两个人的路。如同自己今天才打开的情人节的巧克力,完全错过了适合的时间点。

塔矢アキラ在手机中写下“请和雨宫五段分手”的邮件。也许太迟,不过只是现在想要传递无法传递的邮件之外的感情——  

 

ZIRCON


 

 


 

------------------------------------------------------------------------------- 

说说原本的设定:

最后关于戒指狗血的桥段倒是挺早就决定写的,为此才取名雨宫。只是之前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场景。真正放弃的内容是:

 

“可以让我抱你一下么?一下就好……”

你到底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出这句话,起码抬起头,让我看看也好。

 

打算要写进藤ヒカル决定要放手塔矢アキラ时在街道昏暗的灯光下的台词,以及明白进藤ヒカル却又不明确表态的塔矢アキラ的心里。

本来这篇就是要写塔矢アキラ明知进藤ヒカル喜欢,自己也喜欢,但是就是无法表态,而最后塔矢アキラ看着进藤ヒカル对自己放手——这种情节。结果写着写着,写了之前根本没打算有的桥段不说,还变成了现在这样。不过欣慰的是现在这个塔矢アキラ虽然仍旧一副‘死鸭子嘴硬’的状态,但是好歹比设定中的那个想要向前一步了,想要去争取内心渴求的东西了。就是不知道进藤ヒカル你到底会怎样想阿,也一定超纠结——毕竟已经决定放手了。

后面两个人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我个人还是抱有乐观态度。

总之是温吞吞,让人着急,并且没有肉的一篇。连两个人的对手戏都好少。

 

说点题内的题外话:

在下倒是很爱咖喱,只要不加椰奶,也很爱芦笋。经常写有芦笋的菜——双A你太对了。

文里提到“和巧克力marriage的葡萄酒”这里的“marriage” 没那种想要暧昧的意思,算是转用词汇,就是“搭配得来”这种意思。White Day塔矢アキラ的回礼之前也没多想,算是心血来潮。不过后来,当塔矢アキラ打开进藤ヒカル的巧克力的话,之前觉得“不会失礼”的想法,如果他再想起来,估计会后悔吧。

还有就是:错别字很多,请大家意会。

 

wulude

  评论这张
 
阅读(93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