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ludeの中庭

随风而去的记忆,几曾何时回到中庭…… 「皆さん、ごきげんよう。」

 
 
 

日志

 
 

[同人]ZIRCON -中-  

2012-04-15 10:58:57|  分类: 两个人的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IRCON -上-

 

       >>

 

记忆不是那么清晰,似乎是夏天的快要到秋天,自己正在为“名人”的循环圈备战的时候,大概某次和进藤ヒカル打谱之后听他说,有女人对他表白的事。但那时自己的精力根本几乎全在棋上,自己说了什么也不记得了,就连这个女人就是雨宫五段的事塔矢アキラ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虽然时下女性主动已经不是新鲜的事,并且进藤ヒカル也一向不乏追求者,但是仔细想想的话,雨宫五段是第一位被进藤ヒカル提到的名字女人——起码在自己面前。塔矢アキラ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关系似乎已经在棋院传开了。尽管进藤ヒカル本人在塔矢アキラ面前对他自己和雨宫五段的事一直都很低调,几乎不说,偏偏正式这样让塔矢アキラ更加想要知道。

想知道两个人到底是什么状态?更想要知道进藤ヒカル的想法,为什么是这个人而不是其他人?真的喜欢雨宫五段么?等等。曾经心里充满了已经超出“好奇心”范畴几乎是“吃醋”的想法,塔矢アキラ对雨宫五段不要说什么偏见,甚至连见都没见过面。塔矢アキラ觉得自己实在无聊,明明当事人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更乐见听从其他人那里得来信息。正因为清楚自己心里到底在意的是什么,同时也是最害怕、最无法坦然面对的,塔矢アキラ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对进藤ヒカル这件事想要再说什么,可错过了可以说些什么的时机,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即便到现在塔矢アキラ都不能说服自己接受,进藤ヒカル和女人交往的事实,更加无法想象进藤ヒカル会和女人结婚的未来。

因为……

“等一下要去喝一杯么?”话说出口,塔矢アキラ自己都有点意外。

“……”看着塔矢アキラ愣了一下,“好是好,但是……”

“有事?”

“也不是,”进藤ヒカル含含糊糊却也很干脆,“你不是挺累的?早点回去比较好。再说这里离你家够远。”

“嗯。”塔矢アキラ没有否认,实话说,自己也没有特别想要喝酒的意思,只是有点想而已。

“你突然说去喝酒还是挺不习惯的。平常都是我说的台词。”意义不明地耸耸肩,进藤ヒカル笑了一下,“不是不想和你去,只是下北泽这里……我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的酒馆,只知道这家店不错。而且……”

“没事,别在意。我就这么一说而已。”塔矢アキラ不在乎被拒绝的理由,自然没有心思听进藤ヒカル的解释。“下次吧。今天的确不合适。”

进藤ヒカル小声嘀咕了一句:“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塔矢アキラ无声地笑了笑。

的确,上次单独和进藤ヒカル喝酒是什么时候的事?记忆里已经不是很清晰。单独一起吃饭的次数虽说不少,不过总会因各种理由而无法去“第二摊”,当然是自己这边拒绝进藤ヒカル邀请的次数比较多。大部分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也有敷衍的借口。进藤ヒカル是不是真的在意塔矢アキラ并不真的清楚,自己当然不是讨厌或者排斥和进藤ヒカル喝酒,只是潜意识里仿佛有人在对自己说“与进藤ヒカル一起喝酒似乎会发生些什么”,让塔矢アキラ不自觉地退缩。只不过自己都不太明白在为什么而退缩,或许是顾忌酒精的作用吧。

塔矢アキラ曾经被绪方精次说过“喝酒之后你变得坦率多了”这样的话,被这么说了之后自己也才发觉平日不会展露的情绪会在酒精的催化下不经意地释放出来。塔矢アキラ并非不喜欢那种感觉,毕竟积累的压力和情绪总要找一个出口,只是隐约感到,如果对方是进藤ヒカル的话,自己释放的感情好像会失控。毕竟在平常面对进藤ヒカル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原本”的自己了……

吃完咖喱的时候,塔矢アキラ说:“等到樱花开的时候,再一起喝一杯吧。”

“!”正在喝麦茶的进藤ヒカル被呛了水,咳嗽起来。“——咳。现在才二月——咳咳。”

“是啊。”

咳嗽了几下,等憋红了脸的进藤ヒカル终于舒服些了,说了一句:“算了。”让人不知道他在指什么。

塔矢アキラ喝了口茶,便唤来服务生结账。走出店门的时候,天又开始下起雨来,撑开伞说:“吃了咖喱果然不觉得冷了。”

“下次要去札幌吃。”进藤ヒカル边说边看看表,“打算怎么回去?”

虽然雨下得不小,但是也没有非坐出租车不可的理由,外加刚刚吃过饭,散步到车站正好。于是迈开步,说“时间还有,做电车吧。”

“抱歉,今天不能一起喝酒。”

“别在意。”

“我是自己觉得遗憾。要知道你想去喝一杯的话,就不会带你跑这么远。”

“汤咖喱很合我的胃口。”

进藤ヒカル转过头扬起伞檐冲塔矢アキラ抿嘴点点头,仿佛说“我就说汤咖喱很好”的样子。又转回看着前面,深吸一口气说:“很久你都没说想要喝酒了。”

“——是啊……”

的确,自己很久都没提过喝一杯的事,大概是因为提起雨宫五段,才会“心血来潮”吧。塔矢アキラ向进藤ヒカル看了一眼,雨伞挡住视线,只看到他下颚的轮廓。

雨势渐渐增大了,噼噼啪啪地拍打着伞面,路面也开始出现积水。两人没有再说话,就这样一边注意脚下的路面一边走到车站。

“啊,情人节快到了。”

“?”被的进藤ヒカル嘟囔吸引了注意力,抬头看见车站内的灯光广告牌上的巧克力广告。没有兴趣地哼了一声,“嗯。”

“听说下周你要出差。”

“在大阪有两天的棋,然后名古屋有一天的大盘。”顿了一下,“周四才回来。”

“这样啊。刚才还想送你巧克力来着。”进藤ヒカル耸了耸肩指着其中一块广告版说。

塔矢アキラ顺着进藤ヒカル手指看见印着各种精致的巧克力图案的广告上那粉红、桃红的标语,“‘本命’、‘义理’、‘亲情’、‘友情’……你指什么?”

“——”进藤ヒカル皱皱眉,“我也不知道。”接着又说,“突发奇想而已。反正每年你都会收到不少巧克力。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不是不喜欢巧克力么?你每年都怎么处理的?你应该不会扔掉……别告诉我你都发给教会或者福利院的小朋友。”

塔矢アキラ听着进藤ヒカル的推论不禁笑了起来,“我不认识什么福利院的小朋友。”

“你全吃了?”

“不、也不全是,”摇摇手,“熟人送的会慢慢吃掉。比如突然觉得头晕低血糖的时候,或者错过正常吃饭时间又有指导棋工作的时候。毕竟是巧克力。”

“就这些?”

“嗯。其他的巧克力会放在会所当免费点心。不过,具体怎样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送过去而已。”

“真浪费啊……”摇头叹道,“最近这几年的巧克力可不能小看,每年我都觉得不够吃。”

听到“不够吃”的发言还是有些吃惊,“你真那么喜欢?”

“比你喜欢而已。”

看着进藤ヒカル冲自己微笑的表情,塔矢アキラ觉得进藤ヒカル想要对自己说什么。那种欲言又止的状态,自己再熟悉不过了。有时真想冲他吼过去“你到底要说什么”这样的话,但是又害怕进藤ヒカル真的会“说出什么”。

有点尴尬地别过头,目光却不禁集中到刚才看过的广告上。

假如进藤ヒカル真的要送情人节巧克力给自己的话,真是哪种也不想要!

塔矢アキラ被自己的冒出想法吓一跳,随即内心苦涩地笑了笑。的确,就如同根本不想去定义进藤ヒカル与自己的关系一样。真的是满足于现状么?倒也不是。对现状不满么?也不全是。只是对自己和进藤ヒカル的状态感到莫名的焦虑,尤其在雨宫五段出现之后,内心的焦灼感越来越强烈了。

话题随着进站的电车结束,直到需要换乘的时候两个人没再说话。进藤ヒカル要去坐JR而塔矢アキラ则坐副都心线。

“那么,先走一步。”

塔矢アキラ对进藤ヒカル点了下头,似乎想说点什么。内心有种想要一把拉住进藤ヒカル的冲动,可等自己反应过来时进藤ヒカル已经消失在检票口的人群里。

就算拉住进藤ヒカル,自己又要跟他说些什么呢?就算一起去喝酒,自己又会跟他谈些什么呢?难道要问他“进藤你是怎么看我的”这样的问题,或者真要直接问“你喜欢我么”?塔矢アキラ心里对此很混乱,在混乱中唯一明晰的就是:自己根本不想听到进藤ヒカル亲自说出他对自己的想法,因为那也正是自己在逃避内心感情时所寻求的掩护。

进藤ヒカル这个人的存在对自己来讲,太特殊了……

等塔矢アキラ结束关西棋院的常规手合以及名古屋的活动回到东京,纵使情人节已经过了,去棋会所打招呼的时候,却也还收到市河小姐留给自己的巧克力,和往常一样,不太甜的手工巧克力。除此之外,市河小姐还拿出另外一盒,说是进藤ヒカル让转交给自己的。

“Friend’s Chocolates,今年不是挺流行的?”看塔矢アキラ皱着眉的样子,市河小姐一边笑着说,一边把那不大的盒子交到塔矢アキラ手上,“进藤还特别嘱咐过不能打开偷看,一定亲手交给你。真是的。我猜不会是做得奇形怪状的东西吧?小心别吃坏肚子。”

被市河小姐这么一说,塔矢アキラ笑了起来,“谢谢。”

市河小姐说是“Friend’s Chocolates”,但是盒子上什么也没有写,也曾经听说过“到底是什么类型要看里面的巧克力并且吃过才能知道”,不过塔矢アキラ对手里这个深咖啡色硬纸盒里面的内容没有兴趣。想起那天在下北泽的车站进藤ヒカル的表情,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

“White Day别忘了给这份。”

看看被指着的深咖啡色盒子,有点哭笑不得地说:“我知道了。”

塔矢アキラ把进藤ヒカル送的巧克力收进冰箱的保鲜抽屉里,着实为这份White Day的回礼烦恼了一阵。往常White Day,塔矢アキラ给市河小姐的回礼都是美发店或者SPA的招待券,对要给男性的White Day的回礼完全没有概念,并且对方还是进藤ヒカル就更加让人尴尬。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可笑,自己或许应该当着进藤ヒカル的面半开玩笑的揶揄他的巧克力,或者一本正经地警告他以后不准开这种玩笑,然而明明没有和进藤ヒカル确认过,却能知道他不是单纯地心血来潮。

“——真麻烦。”

       

        ZIRCON -下-

  评论这张
 
阅读(71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