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ludeの中庭

随风而去的记忆,几曾何时回到中庭…… 「皆さん、ごきげんよう。」

 
 
 

日志

 
 

[同人]春の夜の夢のごとし  

2012-02-20 06:18:57|  分类: 两个人的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中国有句俗语叫“酒后吐真言”,这句话到底是不是准确塔矢アキラ不太清楚,不过随着阅历的增加倒是对醉酒后人们千奇百怪的状态深有体会。

在各种各样关于酒场的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恐怕是芦原弘幸醉后不分场合、不受控制的一件件脱衣服,任谁也拦不下来的场面,曾留下“脱衣芦原”这样的诨号。不过塔矢アキラ也就见过那么一次,听绪方精次说,芦原也知道自己酒品太差,每逢喝酒都浅尝辄止。说到酒品什么的,塔矢アキラ觉得绪方精次的酒品也不会高雅多少,一起喝酒的次数多了,经常看到绪方精次对女人搂搂抱抱,多时是俱乐部的小姐,也有时则是业内的记者、棋士等等。这也不过是借着酒精满足自己的色心罢了,毕竟这么做的男人不止绪方精次一个人,塔矢アキラ甚至见过桑原先生酒后躺在女人大腿上装睡的情景。绪方精次一喝醉就会变得一本正经地较真,非要把事情搞明白为止不可,但是又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自己和自己的周旋。如果此时遇上一喝多就傻笑着大声发表意见,需要别人附和的进藤ヒカル,两个人绝对会吵起来,谁也不服谁。这样的话,比喝一点就就开始说大话的一柳先生,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市河晴美小姐,喝多就睡觉的白川道夫等等人,酒品高不了多少吧?塔矢アキラ自己大概是属于一遇酒精就会笑,稍微喝多就想睡的类型。从“不给别人添麻烦”这点来考虑,自认为“很理想”。

与酒品无关。只是,抱怨也好,胡言乱语也好,发酵在内心的情绪和累积的压力通过酒精挥发掉,酒精会让神经放松,人心也变得轻松了。大概这也是“偶尔想要喝一杯”的理由。

然而此时,塔矢アキラ不仅仅是“想要喝一杯”,而是“想要喝醉”。

站在旅馆大厅的自动售货机前,塔矢アキラ盯着机柜里的听装啤酒,脑中的思考回路一直集中在“一口气喝几听啤酒可以让自己醉倒酣睡”上:之前经常喝日本酒,啤酒只是随意喝喝。虽然酒精度上相差不多,但是啤酒中的气泡恐怕胃里装不下太多等等。想来想去,最后买了手里一次可以拿走的四听冰凉的啤酒。

在自己的出差经历中,今次实在是不能算顺利,先是买不到飞机票要乘火车并且中途换乘,接着是因活动场所的变电器故障而停电所致推广活动延期一天,然后好不容易订到回东京的机票却因为台风登陆、羽田机场暴雨导致航班取消,无奈中只能在大雨中留在四国半岛。到此为止塔矢アキラ还能忍受,而因航班取消而滞留的人太多,机场周边的饭店、旅馆一下子满员,再给先前下榻的旅店打电话订房间时只剩下一个标准房间和两个单人房间,其中标准房间和一个单人房间自然要给同行的三位年长者,算上自己还有两个人,塔矢アキラ十二分不愿意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虽然旅店的工作人员一再解释那是两米宽的大床,睡两个人绝对没问题,虽然同行的大家也说“再转到另外旅馆就太晚,不如凑合一下”,但是对自己来讲根本不是“挤不挤”或者是“不凑合”的问题。自然,最后还是妥协了,或许是真的没有体力和精力为住宿而奔波,或许也是觉得自己没必要太介意……

回到房间,浴室门后正传来哗哗的水声,把已经结露的啤酒放在茶几上,想拿毛巾擦擦手上的水,想起自己现在进不去浴室,只好掏出已经半潮的手绢擦了擦。脱下被雨水弄湿的皮鞋,袜子自然也是潮湿的,想了一下,没有穿旅馆提供的一次性拖鞋,而是直接踩在木地板上。在雨中奔波,行李没有被淋到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这让小腿以下几乎湿透的塔矢アキラ找到一丝安慰。毕竟比起连头也淋到雨、一副如同落汤鸡般凄惨模样的进藤ヒカル要好太多。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雨伞的。看着平铺在写字台上、搭在椅子背上和挂在空调出风口前“无处不在”的进藤ヒカル那需要干燥的衣服,塔矢アキラ不得不皱着眉头叹气。

撩开窗帘,外面的雨势依然没有减小,雨水简直是直接泼在玻璃上一样。打开电视,塔矢アキラ瞥了眼身后那张大床,心浮气躁,觉得自己哪里也坐不下去,索性站着看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深夜节目。

如果有那么一点可能性,塔矢アキラ都不要和进藤ヒカル睡一个房间,更何况是一张床上。倒不是简单的“讨厌”,而是连塔矢アキラ自己既不清楚也不明白,隐隐约约的类似“害怕”的情绪。

“换你洗了,塔矢。”

“啊?”被突然叫到名字,脑子一瞬间不转了。

“不是‘啊’吧?”进藤ヒカル一边用毛巾用力擦着头,一边指了指浴室,说,“我洗好了,该你洗了。”

“嗯。”

“真是。发什么呆啊!穿着湿衣服你不难受吗?快去。”

塔矢アキラ看着只在下半身围了一条毛巾,身上正“呼呼地”冒着热气的进藤ヒカル,小声念道说:“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浑身湿透,瑟瑟发抖呐。”

“那叫‘水灵灵的美少年’。”

“笨蛋一样。”念叨着拿了替换的内衣,没留给进藤ヒカル回嘴的时间,塔矢アキラ抢先一步进了浴室。

也许进藤ヒカル正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吧。塔矢アキラ不自觉笑了笑

其实,之前与进藤ヒカル很少因棋之外的事情争吵。仔细想的话也就是最近这两年不到的时间,随着和进藤ヒカル在工作场合的交际多了,渐渐谈的事情多了,拌嘴的地方也就自然多了。

离开棋——塔矢アキラ认为这无须沟通就可以明白的媒介,进藤ヒカル展露出让他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和进藤ヒカル一起参与公众活动的塔矢アキラ发现,进藤ヒカル总会轻而易举引发年轻女孩子兴奋的尖叫声。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曾经,不记得哪次在棋院的活动上听有人说,进藤君笑容的杀伤力简直可以与偶像相比了,让塔矢アキラ即无法赞同也无法否认的话。虽然并不想要在这方面计较什么“男性魅力”,但是……塔矢アキラ心里仍旧残留下细小的无法言喻的不快感。

好好洗过头,又在浴缸泡暖身体,才总算摆脱雨水带来的潮冷感,塔矢アキラ不禁舒服地喘口气。

自己与进藤ヒカル的关系在其他棋士的眼中大概会定义为“对手”、“关系一般的同年”,在棋迷眼中估计会变成周刊杂志带着鼓吹意味的“棋界期望双子星”、“永远的强敌”之类,而棋会所的常客则更会认为自己与进藤ヒカル是“能够吵架的伙伴”吧?然而,在这些之外塔矢アキラ似乎还期待着能够显示出更加能够接近进藤ヒカル的,不同于“朋友”的,两个人关系的定义。

塔矢アキラ不想像对自己的朋友一样来对待进藤ヒカル,也不希望进藤ヒカル像对他的朋友一样来对待自己。或许潜意识里并不是不希望两个人会成为朋友,而是不能满足于通常的朋友,或是伙伴关系。那么,自己想要什么啊——

……

每次都会在这里止步。因为内心的声音足以让自己发抖。

捧起水泼在脸上,甩甩头,起身,抹去浴室镜子上的雾珠。塔矢アキラ看见自己显出疲惫的脸色深深叹了口气。

别再想乱七八糟的事,别再在意进藤ヒカル的存在。赶紧借着酒精的醉意,好好睡一觉罢。抱着这样的想法塔矢アキラ有些匆忙地擦干身体、吹干头发、换上旅馆的毛巾浴衣

“唉,塔矢。都不凉了哦,”进藤ヒカル手里拿着啤酒罐向塔矢アキラ示意,“你洗了太久啦。”悠然自得地说着,仰起头喝一口。

“那不是给你买的。”

“怎么了,喝一口也不行?”一只胳膊毫不客气地搭上塔矢アキラ的肩膀,“你也喝不了那么多。我就替你分担一下——”

“谢谢,”抬起肩上进藤ヒカル的手臂,“不过,不用了。”

“不用?”吃惊地说,用手指指茶几上的啤酒罐,“那些和这个,”又举起手里的啤酒罐,“别开玩笑了。我还从没见你喝过这么多。”

塔矢アキラ看着进藤ヒカル那有些夸张的动作和眼角露出的笑容,不高兴地皱起眉。只不过是自己想要多喝点酒,也没必要那么吃惊罢。塔矢アキラ此时有种被进藤ヒカル小看的不快感,十分别扭。“你没见过又不等于我不能喝。”说着“啪”地打开一听,仰头猛喝起来。

“哦——哦——来真的啊!”

“——啊——”塔矢アキラ深深喘一气,体内因为洗澡水而堆积的过多的燥热被一口气喝下的凉凉的啤酒带了出去。

“这种喝法……醉倒我可不管你。”

“随便。”

“随便?”进藤ヒカル轻声笑了出来,“你说这种话还真少见。”

本来就是想要喝醉,最好别管我。塔矢アキラ心里少许烦躁地念叨着,却最终也没说出来。

“知道了,知道了。”进藤ヒカル边说边从床上抄起还潮湿的衣服,迅速换好,冲着塔矢アキラ说:“等着。”

“?”

“我去买酒回来。”说着抓起钱包出了房间。

塔矢アキラ一瞬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马上就意识到:进藤ヒカル绝对不是去买还给自己的酒,而是一定去买他自己要喝的酒。心里冒出“简直变成大麻烦了”的想法。

不太想和进藤ヒカル一起喝酒。

不、不、不,更应该是不要接近喝过酒的进藤ヒカル。

大约半年前的时候,塔矢アキラ参加了较大活动结束时的庆功会上,具体是什么活动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宴席上大家兴致都很高,自己喝了些高度数烧酒,头有点晕。在有些人开始轮番喝酒、唱卡拉OK的时候,进藤ヒカル满脸酒气的靠过来,一手拿着啤酒杯,一手搂上塔矢アキラ的脖子。

……哦,真不错啊。真的像桃子一样……

进藤ヒカル的舌头似乎因酒精而迟钝起来,浑浊不清地在塔矢アキラ耳边吐出意义不明的话。让塔矢アキラ连莫名奇妙的反应还来不及产生,进藤ヒカル带着灼热的酒味的嘴唇就贴上了自己的脸,不仅是惊讶,简直是吓一跳。

……比桃子还软呐。喂!大家,这家伙比桃子还好!真的……

等塔矢アキラ反应过来,进藤ヒカル正用手指戳着自己的脸,大声向在座的人发表意见,竟然还得到几声随便的附和。塔矢アキラ在那一瞬间就完全清醒过来,立刻甩开胡言乱语的进藤ヒカル,还生气地说了他几句。不过,包括进藤ヒカル本人在内的其他人在并不介意自己的意见,只是一味地说说笑笑。

其实,自己也知道在酒席上认真更是只会适得其反,因此每逢这种场合,不是很介意被开玩笑。然而,塔矢アキラ却对那次进藤ヒカル的“玩笑”印象深刻。每次不经意间想起这件事就会胸口发热,想要明白进藤ヒカル到底要干什么,又觉得那只是他喝醉酒无意义的行为。塔矢アキラ会觉得自己像傻瓜一样。

将手里易拉罐内的啤酒喝完,在打开第二听的时候进藤ヒカル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

“塔矢,我刚刚想到了:我们可以一个人睡床上,一个人睡地上。我去跟旅馆的人一说明,他们就同意一会儿送棉被过来。”说着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听又一听的啤酒,“我顺便还向他们要了这个塑料袋,不然真是拿不回来啊。”又把其中的一听放到塔矢アキラ买的那边。

“哦,你说睡地上?”慢了一步说,“谁?”

进藤ヒカル一副“那还用说”的表情,“啪”地打开易拉罐,“咕咚、咕咚”地喝有一半左右才喘口气说:“你。”

“我?”有点不高兴地问,“为什么?”

“你平常不是睡榻榻米?我都是睡床。所以怎么说也是你睡地上吧。”

因为进藤ヒカル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塔矢アキラ心里不愿意听到这种理由却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塔矢アキラ对床没有太多的执着,与其和进藤ヒカル挤在一张床上倒不如睡在地上。可是……被别人擅自决定,感觉很不好。起码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也好。皱紧眉头。

“可以吧?”追问道。

“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决定。”

“那就喝酒来决定,输了的人睡地上。”

塔矢アキラ条件反射般地想要说“不行”,张张嘴,没有出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酒,慢悠悠喝一口。如果是喝日本酒自己还有点把握,但如果是比能喝多少啤酒那就几乎没有胜算。扭头看看茶几上进藤ヒカル堆起的“啤酒山”,不禁垂下了肩膀。想想,还是问:“怎么算输?”

“说的也是,”顿顿,“当然是谁先醉了,谁就输了。”

“怎么决定什么是醉?”

“啊?!”大概是没料到塔矢アキラ还会问,进藤ヒカル愣住了。随即,忍不住笑了出来。“塔矢,你真有趣……”抖着肩膀,进藤ヒカル发出闷笑的声音。

简直莫名其妙!塔矢アキラ瞪了一眼正在笑自己的进藤ヒカル,闷声喝酒。

“开玩笑,开玩笑。”

“……”

进藤ヒカル边笑边说:“跟你开玩笑,你不会当真了吧?”坐到塔矢アキラ旁边,“根本就是胡说的。”

“什么跟什么?”

“嗯。我的确去找了旅馆的人要棉被,不过棉被已经没有备用的了。你就是想睡地上也没办法。”进藤ヒカル拿着手里的啤酒罐碰一下塔矢アキラ手里的,“干杯。为了我们要挤在一起睡。”

“真难以置信。”喃喃自语。

“就是。真难以置信,”重复着塔矢アキラ的话,进藤ヒカル脸上的笑意那本没有消退,“你会那么认真起来才让难以置信。像我这样懂得体贴别人的人,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你睡地上吧?就算是要有人睡地上,我也会主动要我求。毕竟我可比你健康多了。”

“那还真是请你多关照了。”

“客气,客——阿、阿嚏!”

“!”

“阿嚏、阿嚏!”进藤ヒカル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啤酒被从易拉罐中晃出来,流到胳膊和地板上。

“没事吧?”一把抓过身边的毛巾往进藤ヒカル手上擦去。毛巾似乎是刚才进藤ヒカル擦身体的那一条,还是潮湿的。“把衣服换掉。不然你会感冒。”

“嗯?嗯。”吸吸鼻子,却摆摆手说,“没事,没事。”

“没事?!”

勉强地笑着,“真的没事。真——阿嚏!”

接过他手里的酒连同自己的一起放在床头柜上,看进藤ヒカル完全没有要换衣服的意思,塔矢アキラ皱起眉头,有点生气地说:“脱掉!我给你去拿浴——”话还没说完,手腕被一把抓住。“什么?”

“啊,”进藤ヒカル顿时有些支吾起来,说着“没什么”却没松开抓着塔矢アキラ的手。

自己无非是想让他换掉湿衣服,别感冒,怎么突然变得“不干脆”起来。这样反倒使塔矢アキラ感到莫名其妙,“你怎么了?”

“没有浴衣了。”

“?”

“毛巾什么的只有一套。原本就是单人间,没办法啊。”松开手,抓抓头说,“你洗澡的时候我打电话到服务台想要多要一套,不过服务台说洗衣房那边下班了,但是会想想办法什么的……刚刚出去的时候又问了一下,结果还是……怎么说呢——”

想起来自己的确没在浴室里看到过另外的浴衣,因为一直都用自带的毛巾,才没有注意到毛巾也没有多余的吧。一开始还没想明白,渐渐意识到进藤ヒカル在说什么就觉得浑身发热起来。“真是够呛。”

“就是。真是够呛!”

塔矢アキラ深吸一口气,“我是说你。”

“我怎么了?”

皱着眉,从自己的旅行包里找出一条干毛巾,扔给进藤ヒカル,“不想感冒的话,还是再去把身体洗热的好。虽然是我的毛巾,不过这次出差没有用到,是干净的。总比湿的好些。”

“噢,这么周到。真是THANK YOU。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看着进藤ヒカル乐呵呵地脱了衣服,拿上毛巾进了浴室。塔矢アキラ想着正因为是夏天,感冒就太难受了,转身将中央空调的温度提高了两度。

扭头看了一眼扔在床上的旅馆的毛巾,“真是够呛,怎么这样……”自言自语,塔矢アキラ胡乱抓着头发坐在床上。最受不了这种“半吊子温柔”的做法。进藤ヒカル的开玩笑也好、认真也好,有意也好、无意也好,让塔矢アキラ脑中一片混乱。说是混乱,但也就是自己无法控制不去想的程度罢了,明明就是为了不想去想,才想要借酒精让大脑变得迟钝起来。

塔矢アキラ觉得自己的燥热从头部开始蔓延到了全身,并不是空调温度上升了的关系,而是由于越来越在意起进藤ヒカル的缘故。自己一直都很在意进藤ヒカル,虽然谈不上每朝每夕,但是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进藤ヒカル对自己来讲从来都是无法忽视的、特殊的人。开始肯定是进藤ヒカル的棋,慢慢开始有所接触就又增加了进藤ヒカル本身这个人,渐渐到如今,除了棋和人之外,塔矢アキラ发现自己在意的地方变得越来越细微了。对方或许是无意识的动作、言语、行为就足以让自己的大脑努力思考,而且想控制也控制不了。有时,塔矢アキラ内心受不了这样“擅自”做着“多余”活动的大脑、神经等等,会对进藤ヒカル做出反应的自己。因为那样的“自己”带来了无法形容的不安的感觉……

“……啊,又洗了一遍。”进藤ヒカル从浴室出来嘴里嘟囔着

“什么?”

“不,没什么,”笑了笑,“从新再来喝一杯。”说着一口气把刚才剩下的那半听喝完,又打开了新的。

或许是冲了很热的水吧?看着进藤ヒカル好像很渴的样子,塔矢アキラ拿起易拉罐,晃着里面已经不多的液体,却不想喝了。

“不喝了么?”

“有点……”

“什么啊,喝吧。不是你说想要喝一杯的?怎么会不想喝了?”进藤ヒカル凑了过来,还和塔矢アキラ用易拉罐碰杯。“干杯。”

笑了一下,“最后一杯。”

不论再喝多少自己也不会轻松入睡吧?塔矢アキラ想着,慢吞吞地喝着。

“……我说,雨什么时候会停啊?”

“?”

“希望明天早上就停,就可以回家了。不知道能不能买到机票啊。要不做火车回去吧。可又是在四国……开通新干线就好了。”

“说得也是。一直都在计划,四国新干线。”

“嗯、嗯,”猛点了点头,莫名其妙地笑起来。“不如我们坐船回去吧!正好也下着雨。”

“哎?”

“对了,去做那个‘关西汽船’,看看跨海大桥什么的。我还没做过船呢!这可是真的……”

看着进藤ヒカル兴奋起来的样子,听着他喋喋不休且越来越不着边际的话,塔矢アキラ皱了皱眉。

“……想不到吧?听说真地去做了那个Symphony号。还真让我吃了一惊!”

“是啊。”跟本没听清刚才进藤ヒカル都说了什么,只是随便应付着。塔矢アキラ站起身把手里和桌子上两人喝完的空酒罐扔进垃圾筐,顺手关了没怎么看过的电视。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让进藤ヒカル愣了一下。“很晚了,早点睡吧。”

“——嗯——酒还没喝完呐。”

“你想喝就喝完吧。”

“自己一个人喝酒,可真让人没兴致。”进藤ヒカル撅着嘴说,“不是塔矢你想喝一杯的?还买了那么多。结果只喝了两听。怎么了?”

“没怎么。喝够了。”

“你可是说要喝醉的啊!”

塔矢アキラ耸了下肩膀,“对,我现在就醉了。”

进藤ヒカル凑过来,眯起眼睛看着塔矢アキラ,发出浅浅的哼声,笑着说:“……我说,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喝醉啊?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喝醉的人承认喝醉了呐。你醉了吗,塔矢?”

“醉了!”塔矢アキラ不耐烦地答到。

当然,自己怎么可能会醉?如果能喝醉的话当然就不会这么回答,也不会因为被进藤ヒカル盯着而觉得烦躁。喝醉的话,也许自己此刻正应该迟钝地笑着进入梦乡才对。

“噢~~”进藤ヒカル灿烂地笑出了声,“真可爱!”

推开凑上来的进藤ヒカル,塔矢アキラ觉得此刻头上的青筋在跳,真想对他说“喝醉的是进藤你”。对自己来说这样太糟糕了。“想睡那里你随便,想喝多少也随你高兴,不论你要怎样,我可是要睡觉了。”说着关了房间的主灯,掀开床上的被子背对着进藤ヒカル躺下,闭起眼睛。

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心里想着“让他睡地板的话就太凄惨了”。特意趟在靠着床边的地方,棉被也留出多一半。

“真过分。”听到进藤ヒカル小声嘟囔说,“难得听你说喝醉也无所谓……我还很高兴呢。结果才喝那么一点就要睡觉了……”又听到他喝酒发出的声音。

塔矢アキラ心里清楚:进藤ヒカル知道自己没有喝醉;也清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喝醉;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高兴。在自己看来,被大雨困在小旅馆里,并且还要两个人睡一张床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进藤ヒカル说要陪自己喝酒时自己也不觉得有那么高兴……

其实和进藤ヒカル一起喝一杯的机会并不多,每次都是集体活动。这么仔细想一下,塔矢アキラ才意识到今晚是和进藤ヒカル第一次单独喝酒啊!难不成,进藤ヒカル为这件事而高兴?果真那样的话,自己确实让人扫兴。

一时间,塔矢アキラ想要睁开眼睛坐起来,继续陪着进藤ヒカル喝酒这样的冲动。

不过,自己确不是为了单纯的喝酒而喝酒……

在脑中转来转去的想法,被开易拉罐的声音打断。随即身后的床垫陷了下去,塔矢アキラ在被子中缩了一下身体,以为进藤ヒカル会躺下来,却又没有进一步的动静,似乎只是坐在床上,可以听到喝酒的声音,好像还有叹气的声音。

身体是真的累了,舒服地躺下来的塔矢アキラ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在恍惚之中感到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拂过,隐约中还能听到“……果真和桃子一样……”。塔矢アキラ以为自己在做梦,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睛不能立刻适应光线,眯着眼,朦胧地看见晃动的人影。动了一下,“什么?”

“啊,桃子开口说话了!”

酒精味扑面而来,不禁皱起眉,塔矢アキラ终于看清了眼前晃动的影子,是正在傻笑的进藤ヒカル。

“我不是桃子,进藤。”

“……Touya(塔矢)——Tou(桃)——Touka(桃花)——Momo(桃子)——塔矢。”

说着,塔矢アキラ脸颊被掐了一下。疼——怎么可能是做梦?一下子清醒过来。

“干什么?”

“——恩,没什么。”进藤ヒカル反应迟钝地说,“你——不错。”

塔矢アキラ坐起身,看见进藤ヒカル扒在床边,半个身子都在地板上,脚边摆着打开的啤酒。几点了?自己睡了多久?进藤他怎么还没睡?到底喝了多少酒?脑中冒出一连串的问题。

“你喝多了,进藤。”

“——没有。”猛然摇头,“都是桃子不喝,所以我才喝。”

听进藤ヒカル有些胡言乱语,裸着上半身,下身只穿一条四脚短裤,和自己躺在床上前根本么有差别。塔矢アキラ叹了口气,“快点从地板上起来,你不冷么?”

“冷?不冷——不信你摸摸。”

“!”

来不及反应过来塔矢アキラ被进藤ヒカル拉过去,想要收回来时却被进藤ヒカル有力的拽了过去,手掌一下子贴在进藤ヒカル的胸口上。

“怎么样,没骗你吧?”呵呵地笑着。

进藤ヒカル的体温、微汗的潮湿感,还有从掌心传来的微微的心脏的搏动。不经意间,塔矢アキラ倒吸了一口气。体温似乎随着那微微的跳动不断升高,就像要回应对方一样,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什……什么?”喉咙干燥,声音变得沙哑。眼前的进藤ヒカル却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就在有点恍惚的一瞬间,手腕被向上掰起,紧接着身体也失去平衡,稍纵即逝的眩晕过后,眼前是进藤ヒカル放大的脸。“——疼!”被按倒在床上,手腕和肩膀不自然的姿势让塔矢アキラ不禁低吟一声。

“桃子,CHU!”

“!!”

等塔矢アキラ反应过来的时候,进藤ヒカル正在亲自己的脸。柔软的嘴唇正不断落在脸颊上,所接触到的皮肤就像被空气中的酒精分子点燃,一下子烧了一起。而从刚才就不断攀升的心跳,简直到了仿佛张开嘴心脏就会蹦出来的状况。脑中自然混乱一团,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超出了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陌生却又兴奋,带着一些恐慌的情绪,交替袭击着塔矢アキラ。

“进、进藤?”勉强挤出的声音,颤抖着。

“——塔矢,”停了下来,“——我……”想说什么,却没说下去。

进藤ヒカル的脸离自己太近,眼睛对不上焦距,即便看不清他的表情,直觉告诉自己进藤ヒカル脸上那“不自然”的神情,就像要说出什么“恐怖的实情”之前的表情。

努力让自己“平常”起来,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别这样。”可就连自己也不清楚所谓“别这样”到底是指什么。

被一直紧握的手腕,松了开来,但是进藤ヒカル的体重押向了自己。埋在自己耳边的进藤ヒカル用含混却又清晰的声音说:“我可没醉。”

看着天花板。“……是,是。”除此之外,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塔矢アキラ不想去想这句话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成分,也不想去想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想去想自己为何会有那般反应。不同于先前被进藤ヒカル亲到脸,单纯是吓一跳或者恼羞成怒,今晚却完全不是那种情绪……

仿佛进藤ヒカル就是这样敲破自己永远处于孵化状态的感情的蛋壳,硬生生地逼迫自己去面对诞生的现实一样。

为什么要让本应在梦中的自己清醒过来?如果,这只是一场荒诞的梦该多好?如果,不是进藤ヒカル不是进藤ヒカル,自己不是自己该多好?如果,从来都是喝醉该多好?

渐渐,耳边传来进藤ヒカル平稳的呼吸声,压在自己身上躯体也一点没有动静。“……进藤?进藤?”塔矢アキラ小声地叫唤,没有回答,用手试探地推了推,仍旧没有反应。进藤ヒカル就这样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阿!

意识到这一点,“得救了”的庆幸油然而生。于是小心地不吵醒进藤ヒカル,用了些力气才从他身下挪出来。看着几乎全裸的进藤ヒカル,塔矢アキラ叹气,把仍旧在床下的进藤ヒカル的腿抬了上来,为他拉上被子。

自己已经全无睡意,床就让给进藤ヒカル好了。脸上还残留着炙热而柔软的触感,身体像发烧一样“难受”。塔矢アキラ走进浴室用冷水努力地洗脸,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表情,“太糟糕了”这句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春の夜の夢のごとし

  评论这张
 
阅读(107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