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ludeの中庭

随风而去的记忆,几曾何时回到中庭…… 「皆さん、ごきげんよう。」

 
 
 

日志

 
 

[同人]约会  

2009-07-31 13:07:24|  分类: 两个人的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人节特别篇♂

 

        >>

“打搅了,请问要加咖啡吗?”

“啊!”猛然间回过神,服务生亲切的笑容让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话也有些结结巴巴。“那、那就麻、麻烦您了。真是不好意思。谢谢!”

“哪里的话。我很乐意为您服务呐。”

在咖啡馆打工的女孩子看上去也就是高中生的模样,系着粉红色可爱的围裙拿着咖啡壶,第三次为自己续杯。不禁好奇起来,“今天不去约会吗?”

“哎?”

“约会,和男朋友之类的。不去吗?”

“哎呀,您这是在说什么呀!”明显地害羞起来,“我这不是还在工作吗。而且他也还在打工呐。”

“那么是下班后再去玩了?”

“嗯,是那么回事。因为无论如何也请不了假,实在是太忙了。对不起,突然向您抱怨起来了。”

“没什么。”

“您也是在等朋友吧。因为从我上班的时候就看见您在这里了。”

笑了笑,有些尴尬。“不过还没到啊。”

“您别着急,很快就到了。我想对方也是同样的心情吧。”倒好咖啡又擦了一遍桌子,这才说:“如果有事就请叫我。那么,打搅您了。”

“哪里,谢谢才是。”看着这位有精神的女孩子又转向别的桌台,端起咖啡慢慢地喝了一口。看着俨然已是一面镜子的玻璃窗,自己的面孔和窗外灯火闪烁的银座街景交叠在一起,非常想笑。虽然表情还是那么平静,但是心里是像要疯狂了一般地嘶吼着、甚至在咒骂。所以进藤ヒカル才会想笑,和那家伙待久了连他表里不一的性情都学会了,敬语也在不知不觉中熟练使用,就是和女孩子搭讪的口气也有中年大叔的味道,真是该死!

从来只有他等自己,今次竟然要自己等人,竟然已经迟到了4个小时之久,竟然还是今天。以前每次都被他骂得很惨,今天一定要一起讨回来才消气!

就在进藤ヒカル再一次用意识发泄不满时,玻璃里出现的人影让自己不知觉中禀住了呼吸。“塔、塔矢……”

“对不起,来晚了。”有点喘。

“……”

“你等了很久吧?”坐下来的塔矢アキラ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胸口起伏的十分厉害,面色比往常显得红润,从额角的汗水顺着面颊流下来。用手捋了一下刘海,挣开眼睛,笑容有点勉强。“我们走吧。”

“要去哪儿?”进藤ヒカル觉得自己这句话听起来很刺耳。

“你不是说定好了餐厅的位子吗?不一起吃饭吗?”

“笨蛋,你也不看看几点了!这个时间怎么可能还在营业,现在营业的只有居酒屋和卡拉OK而已!”真是不知道塔矢アキラ平时的聪明都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在这种娱乐的方面一点常识也没有。看看已经指向11点37分的手表,进藤ヒカル有种无力感,“那可是我提前半个月就预定好的座位,是非常抢手的‘特别套餐’,你知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塔矢アキラ有点激动,“我也是因为这样才从名古屋赶回来的,因为是今天所以才特意……算了,跟你说也没用。列车事故又不是我的错……”

“列车事故?我怎么没听说?!”非常吃惊!

“怎么可能?我给你发了短消息,还给你打了电话——你却不接。别告诉我你没收到,进藤ヒカル!你以为我愿意在列车上坐7、8个小时?”

“等等,”进藤ヒカル脑袋里已是一团乱麻,刚才的气势一扫而光。“你说给我打电话,还发了短消息……我说アキラ,是真的是乘3点的那班列车吧。”

“对啊。不过,不论是电话也好、短消息也好,你都没有回应。”塔矢アキラ想起在列车上不停地给进藤ヒカル手机打电话时的焦急心情,真是像噩梦一样。就连自己也下了一跳,会那样的着急。

“……可是,今天我没有带手机。”

“什么?”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发生那么重要的情况。因为今天……我不想让任何人打搅,因为我……总之,不好意思。”进藤ヒカル双手和掌向塔矢アキラ道歉,其实自己出门时也在犹豫要不要带手机,但是想到和谷、仓田、妈妈等等人回来电话“骚扰”时,“坚决”地把他留在了桌子上。当然也没想到塔矢アキラ会找自己的事。

不过,就这样苦等4个小时终归是事实。进藤ヒカル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向塔矢アキラ发牢骚,却又很不甘心。因为塔矢アキラ看起来已经是十分疲惫,想必是一下车就飞奔而来的。

“……那么,去吃点什么吧。我已经饿扁了,中午就没有吃什么。”塔矢アキラ像是放弃了什么,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靠在椅子背上。“你也饿了吧?”

“说实话,已经没有感觉了。”进藤ヒカル笑了笑,却站起身开始穿外套。“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吃?不能去那家餐厅实在是可惜。”

“我可不吃24小时便利店里的便当。”

看着塔矢アキラ一本正经地说出这样的话,进藤ヒカル此刻真是一点抱怨也发不出来,完全被打败了。伸出手,“来吧。”

被握住手的一刻,塔矢アキラ觉得不好意思,同时有种安定的感觉。一天的混乱到现在才慢慢变得有条理起来。拿起随身的背包,看着进藤ヒカル手里印着109商场减价图案的纸袋,皱皱眉问:“那是什么东西?”

“今天的成果啊!”笑的十分得意,拉过塔矢アキラ,“走吧。”

在咖啡店的入口处赴过账,进藤ヒカル不忘向那位可爱的服务生挥了挥手,和塔矢アキラ走了出去。

 

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

 

其实,今天的约会是很早就定下来的,只是当时没预料到塔矢アキラ会去名古屋做活动而已。虽然已经尽力赶回来,但是似乎天不随人愿呢!进藤ヒカル也曾说,如果勉强就不要见面的话,可是塔矢アキラ却很执著。毕竟一年只有一次,排在生日、圣诞节前的三大节日之首的日子,那种无论如何也要见面的心情很强烈呐。

“喂,去吃什么?”

“汤面。”进藤ヒカル拉着塔矢アキラ一边向小巷里走,一边面不改色地说。

“难道没有别的吗?”在银座这种地方能说出这种话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了吧。塔矢アキラ抬头看着被高楼灯光照得明晃晃的天空,有种错乱的感觉。就算不能去吃“特别套餐”今天也会有餐厅经营到很晚吧,不知道进藤ヒカル在想什么。“没有更‘平凡’一点的吗?”

“没有、没有!即使有我也要吃那个,你就当向我道歉吧。”

“什么叫我向你‘道歉’?”

“啊!太好了,还在营业!”顾不上回答塔矢アキラ那有些“喋喋不休”的问话,进藤ヒカル看到路边那挂着灯笼的路边摊兴奋的叫起来,竟然拉着塔矢アキラ跑起来。“喂,大叔!我带朋友来了。今天可要来点特别的才行啊!”

“是进藤老师,难得啊。都要收摊了才过来。”

“我给您介绍,这是塔矢アキラ——就是那个塔矢アキラ呦!是我的……我的……很特别的朋友吧。”转过头看看塔矢アキラ,进藤ヒカル的脸有些红收紧了握着塔矢アキラ的手。“アキラ,这位是浅井先生。他的手艺是全东京最好的啦。”

“您好,浅井先生这么晚真是打搅您了。”有点尴尬。

“哪里、哪里,我才是经常得到老师的照顾呐,今天能见到塔矢老师也是我浅井的福气。说实话,我很仰慕老师您。”

“大叔真是的。不是说过别‘老师、老师’的,真让人不好意思。就叫我进藤君,叫他塔矢君就行了。”进藤ヒカル有点别扭,“不过大叔,今天可够晚的。”

“是啊。今天特别,不过我也快要收摊了,那么就做特别的给你们吧!”

“那可真是好!我要多加一点葱。”

“知道,知道。”

就这样听着进藤ヒカル与卖汤面的浅井先生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天,吃着热腾腾的“特制海鲜汤面”,塔矢アキラ浅浅地笑。虽然知道他非常喜欢吃汤面,可是被他拉来吃这种“路边摊”还是头一次,不过的确没有丝毫的夸张“非常好吃”。

浅井先生不但特意做了小菜还奉献出珍藏的清酒和进藤ヒカル,还有塔矢アキラ喝了一小杯,最后还开玩笑地说“如果什么时候能给我指导、指导,这面的钱就不算什么了!”

看来有些醉了。

“抱歉,你很不习惯吃路边摊吧?”在站台上等车时,进藤ヒカル这样问。

塔矢アキラ摇摇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真的很好吃,浅井先生也是个有意思的人。”

“是吧?那位大叔一喝上酒就胡言乱语了,不过别看他那样可是却很喜欢下棋,还下的不错呢。”

“那可真看不出来,不过手艺却是一流的。我说ヒカル,你一下吃4碗没有问题吗?”

“哈、哈……没问题,这么好吃的东西不多吃一点怎么行?”跺了跺脚,进藤ヒカル抬头看看天又看看夜色下塔矢アキラ的脸,慢慢地说:“我一直想带你去那里。每次吃那家的汤面的时候我就想‘什么时候也能让你吃吃看’,虽然不是什么昂贵的料理。因为觉得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吃那么美味的东西,真是对不住你啊!”

很不好意思,脸也变得燥热起来,进藤ヒカル毫不防备的表情让塔矢アキラ感到坐立不安。有点窘迫,又十分的可爱。“下次再一起去吧。”只说出了这句话。

就在张开双臂想要抱住他的那一刻,电车疾驰着驶进站台。

 

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

 

“今天……你……不回去吧?”

深夜的末班电车安静得听的到铁轨的震动声,车厢中的拉环有规律地前后摇摆着。塔矢アキラ将身子靠在进藤ヒカル身上半闭着双眼,看来真的是累了。

“嗯,”轻轻哼了一声,“现在回去可能会让妈妈担心的。”

“是吗……那么就是住下来了?”

“傻瓜,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看了进藤ヒカル一眼,“我现在本应该在名古屋的旅馆,和其他人一起玩扑克。”

“那个我知道,就是想确认一下。”笑的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头。“你要睡一会儿吗?还可以睡上半个小时。”

“不用了,这样就好。”

“是吗。”进藤ヒカル搂住塔矢アキラ的身子,将两个人的距离拉的更近些。抬头看着花花绿绿的车厢广告,觉得时间过的真是慢……

 

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あい

 

回到五反田进藤ヒカル住的单身公寓的时候已经过了2点。此刻,塔矢アキラ已经在浴室中洗澡了,进藤ヒカル盘腿坐在床上,将手提袋里的东西倒在床上。大大小小的盒子让进藤ヒカル感到高兴,毕竟也是男人吗,收到女孩子的可爱礼物难得啊。

“你那都是什么东西?”塔矢アキラ皱了皱眉头,刚刚洗完澡身上只披着进藤ヒカル的一条浴巾,看着他兴奋的样子,有点不高兴。“收到那些真的那么高兴?”

“你这是什么话。那是说明我有魅力吗!我说アキラ,难道你不高兴?”其实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却还故意说出这样的话。

“有什么可兴奋的!”

“难道,今年你没收到?不会吧。像你这样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棋界贵公子’怎么可能没有巧克力收啊?那些女人真是‘昏头’了啊,太可惜……”

“没错。扔掉那些巧克力确实是有些‘昏头’了,应该给你看看才对。”塔矢アキラ一边擦头发一边笑得很诡异,“要不是多到要托运,也就不会让它们留在旅馆垃圾箱里了。没想到关西的棋迷那么热情,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看来以后要准备大的箱子才行,区区手提袋是不行的。你说是不是,进藤ヒカル?”

“那种事情不要和我商量!”有种反而被算计愤愤不平。

“那我要和谁商量呢?绪方先生?座间老师?”

“谁、谁也不许!”进藤ヒカル吼到,真是该死明明是自己占优势却被他吃得死死的。“你是我的,谁也不许!”

“你在说什么,笨蛋!谁是你的了?!”把擦头发的毛巾丢到进藤ヒカル身上。与其说塔矢アキラ在生气,倒不如说是有点尴尬的羞涩。

进藤ヒカル笑着一把拉过他的身子,轻轻在耳边说:“喂亲爱的,你还没送我巧克力!”

“情人节过了,你放弃吧。吃那么多甜的不怕胖吗。”

“但是……”

每当进藤ヒカル露出一脸失望的无辜表情的时候,真让人有犯罪的感觉。虽然知道他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也知道被他这样骗过很多次,每次都提醒要很下心来,但是塔矢アキラ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从最初的最初一直到现在。

拆开床上散落的随便一包,放在嘴里一小块,就这样吻上他的唇。巧克力在温热的搅动下渐渐融化,充满了口腔。

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吃的!塔矢アキラ心里这样想。大概是从小时就养成的习惯,甜食之类塔矢アキラ决不会特意去碰,所以情人接受到的巧克力也是艰难以处理的事。很庆幸,今年全部扔掉了。

“……唔……”用力的推开身上的“附着物”,有点喘,“你别得寸进尺啊!我说。”

“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进藤ヒカル有些脸红,不过塔矢アキラ的脸更是让自己失去理智的原因。搞不好,真是会……“对了,市河小姐也送了你礼物呐。”

“给我的吗?”

“嗯。因为你出差了,所以她托我转交。当然还有我的。”进藤ヒカル在很多的盒子中找起来,“还说一定要回家才能打开,怪神秘的。啊,就是这个,给你。”将一个长方形包着礼品纸的盒子递过去。

“谢谢。”看看自己手里的又看看进藤ヒカル手里的,同样的包装只是盒子不一样“你的那个好像比较大。”

“你也注意到了?说明我比你英俊啊。不知道是什么……”努力地撕开包装纸,严密的包装让进藤ヒカル满头大汗,“……据说是很适合我的东西……”想起市河小姐那一脸神秘的样子真让进藤ヒカル迫不及待地打开它。

塔矢アキラ笑笑,也开始小心地开包装。

“啊!怎么是这个?”进藤ヒカル突然大叫起来,脸涨得通红。

“是什么?”看着进藤ヒカル费劲力气打开的礼物,并非巧克力一类而是很实用的东西时,塔矢アキラ忍不住笑了起来。“很不错啊。很适合你……”

“你什么意思?”拿着市河小姐送来的杜蕾思超薄型安全套优惠装,哭笑不得,十分不好意思。拿在手里不知放在什么地方合适,真是为难!收到“成人用品”的礼物感觉还真是特别。“喂,别笑了。你的是什么?”

“等等……”拆开最后的封条,将盒子打开。还在笑着进藤ヒカル的塔矢アキラ立刻没了声音,脸像番茄一样,连脖子也红透了。

“我就说……Laviva是你喜欢的牌子吧?真是不错……嗯,原来的刚好用完了。市河小姐不愧是成年人,想得真周到。”就那样从他手里抢过来拿瓶价格颇高的水质润滑嘟哩,刚刚的尴尬一扫而空,进藤ヒカル笑的有点邪恶。“应该好好感谢。”

“混蛋,你都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真想就这样去揍他一拳。

进藤ヒカル止住笑容,向前动了动身子与塔矢アキラ做得更近,降低了声调说:“来做吧?”

“什么?”有点慌乱。

“收到这么好的礼物,不用一下多可惜!所以……”

“不行!”

“为什么?今天可是情人节!”进藤ヒカル可不接受无缘无故的拒绝。

“情人节是昨天。现在是15号的凌晨。”

“那又有什么区别。好不容易见到你……”

“你一见到我就想做‘那个’吗?”本来有点生气但是看进藤ヒカル毫不犹豫点头的样子塔矢アキラ觉得自己被他这样的性格吃定了,扭过头去。“不行!”

“为什么,总得有个理由吧。”

“……嗯,因为进藤你收了女人的巧克力。”

“那是‘礼仪巧克力’,真正的‘爱情巧克力’我可是一个也没收啊。再说你不是收到的比我多吗?”

“我可是全部扔掉了。你今天不带手机也不应该,害我很着急。”

“我也着急。我不带手机只是不想让别人打搅我们而已。”

“我看你是心不在焉。你和咖啡店的女服务生有什么吧。你还向它挥手……”

“拜托,我们只是聊天、连友谊都说不上,而且她也有男朋友了。”

“哦,是那样。你了解的真是清楚,既然连友谊都说不上……那我们算什么?”

“当然是恋人!”

“那为什么对汤面摊的浅井先生说是‘特别的朋友’?为什么不说明白?”

“是你当初说,不想张扬我们的关系的。”

“那么是我的错喽?”

“怎么会……”

真是“可怕”啊——进藤ヒカル此时想……

 

约会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