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ludeの中庭

随风而去的记忆,几曾何时回到中庭…… 「皆さん、ごきげんよう。」

 
 
 

日志

 
 

[同人]秋の夜も名のみなりけりあふといへば事ぞともなく明けぬるものを  

2009-07-31 13:12:44|  分类: 两个人的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等您升为中将的时候我们再谈这件事吧,近卫大人……

 

*******************************************************************************

 

风吹过竹子叶,沙沙作响,掠过一尘不染的回廊,敲响了房檐上的风铃。

“贺茂大人,打搅您休息万分抱歉,”由符幻化出的侍女隔着帷帐低声说,“兵卫府的中将大人前来拜访,现在门外等候。”

听到脚步声就已经从浅薄的睡眠中转醒的贺茂明睁开眼,微微侧了身。“近卫光吗?”

“正如您所说。”

支起身,盖在身上的直衣滑落下去,掀开几帐,深吸一口气,“请近卫大人在旁间稍候,我这就过去。”

“是,知道了。”帷帐后的侍女行了礼,“属下告退。”

半个时辰前刚刚躺下,现在又不得不起身,贺茂明稍稍照了下铜镜,看着困意犹在的自己的脸不禁想笑。果然还是来了吗?心中暗自念叨。并不是无可奈何的讨厌,反而像是回应了一直等待一般的心情,顿时自我厌恶起来。

贺茂明在拉门前站定,拽了下袖管,示意侍女拉开了纸门。

“许久不见了,近卫大人。今日前来有何指教?”

“明!”逆光的人影立刻扭过头,口气仍如当初般毫无顾忌。

正是一天中阳光最强的时候,院子中白石子铺成的路被照得有些刺眼,花草也显得没有精神,不知从哪处的树上传来蝉鸣,不知疲倦地高歌。虽然放下了竹帘,但仍然隔不断暑气的袭来。侍女奉茶上来时,近卫光看了一眼冒着热气的茶汤,似乎有些不满。“我说……没有其他凉一点的茶吗?”

身上穿着从唐土传来的上等的丝棉织成的淡青色的直衣,据说是当下最凉爽、轻薄的衣服,仍旧满头大汗。头冠已经取下来放在身旁了,袖管卷到手肘处,手里不停地扇着那把天皇御赐的折扇。

 “喝热茶反而能够解暑。”

“可是太热了,喝不下呀。”

“有那么热吗?”

“嗯!”

“心静则凉。”

大概是一个姿势坐得累了,近卫光支起一条腿,手放在榻榻米上支持着身体,直衣的领口不知什么时候解开的,里面只穿了一件内衬却露出大片的皮肤。竟然随便到这里来了,好歹也是位中将啊。贺茂明看着面前一幅满布在乎形象的近卫光微微蹙了蹙眉。

“近卫大人,想必您在小姐们面前也是如此随意吧?”

“……”

“或是我这里让您感到不舒服?”

“你是讽刺我吗?明。”

“怎敢。”贺茂明轻声说,端起茶碗抿了一下。

“好不容易才见面,我可不想听你说教什么的。这里有没别人,就你我两个,随便一点也无所谓啊。到是你那么一本正经才奇怪呐。”近卫光收起手中的扇子,扯起嘴角笑了一下。

如果是被贵族的小姐们看见这样的笑容,恐怕会马上献出芳心吧……自己此时竟然在想这些,看着近卫光那张被称赞为“活力而充满野性”的脸贺茂明苦笑。

就在贺茂明神游的时候,近卫光似乎瞬间就挪到自己的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欺上来。

“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以前你从来不说那样的话。还是我又惹到你什么了,让你不高兴了,”喃喃低语,“我还是原来的我,所以才来找你。”

“找我做什么?身为中将的您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对。”

“来履行诺言。”近卫光的脸又向前逼近,那双异国情调的琥珀色眼睛此时流露的并不是款款深情,而是像审察猎物一般紧紧盯着贺茂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小心地怕漏掉,“明,做·我·的·人·吧。”

贺茂明不禁向后挪了一点,或许是被近卫光的气势逼得不自在,或许只是单纯地觉得两个人靠得太近。放下手中的茶碗,稍稍稳定了片刻,在那没有离开的视线中明显写着“期待”的字样。

“我不记得曾向近卫大人您许下如此诺言。”

“你想临阵逃跑吗?!”

“不。”

“那么是谁说过,升为中将的话就可以的?”提高了语调。

“真是抱歉。想必近卫大人您可能是误会了,三年前我对您说的是:‘等您升为中将的时候我们再谈这件事吧,近卫大人’,并非是‘升为中将的话就可以’。如此的区别而已。”贺茂明眯起眼睛,点了一下头。

“哪有什么区别?明明当初言下之意你是同意了吗,要不然我干吗那么拼命?!”

“那么想的只有您一个人而已吧?”

“别戏弄我了,明!”近卫光抓住了贺茂明那比自己纤细的肩膀,因为知道:对他生气最后反而是自己吃亏的道理,所以露出为难的表情。“我都已经是中将了,你就不要再强词夺理了……”

到底是谁再强词夺理?贺茂明从心底叹了一口气。

“……再说,我也不是强迫你答应我,我在求你呀!难道要我跪拜才肯答应吗?我努力了三年呀……”

“近卫大人。”

“……不,若果你肯答应我,别说是跪拜,就是磕头我也……”

贺茂明觉得此时近卫光已经完全陷入了自我状态,从刚才起脸上的表情就换来换去。

“近卫大人!”

“你答应了吧?明。”

眼前这个人,为什么性情就不能随着官职的升迁变得成熟一点?不肯认真听取他人的意见,以自己的想法为第一考虑,完全没有身为中将的气质啊。

“近卫大人!!”第三次,贺茂明显然不耐烦起来。

“不要总是‘近卫大人、近卫大人’的叫。和以前一样叫我‘光’,不好吗?那样才亲切啊!虽然我并不讨厌被人叫‘近卫大人’,但是我们应该有更加亲密的称呼不是吗,明?”

什么叫“更加亲密的称呼”?贵族的少爷们就是如此玩弄少女的心的吧?或许正因为自己不是贵族、王公的小姐、公主,此时反而觉得虚伪。当然并非从心底就厌恶近卫光这般的行为,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罢。

贺茂明左手并起两指,压在嘴唇上,轻念了几句,在近卫光不注意的时候点上他的额头。

“放错了哦,”笑着,握住点在额头的贺茂明的手,“应该……是这……里……”还没有说完,眼睛已经闭上,最后几个音完全听不清了,近卫光毫无先兆地倒在榻榻米上。

掰开被他握着的手,探了下他的鼻息,贺茂明这才如解脱般地深呼吸。

“绿。”叫着侍女的名字。

“是,贺茂大人。”几乎是立刻,拉开纸门,“听您的吩咐。”

“准备床铺,近卫大人要休息一下。”顿了一下,补充道:“铺在这里就好。”

“是,知道了。马上为您准备。”

贺茂明点了下头,见侍女退出去才伸手替近卫光整理起散乱的衣服。

好好睡一觉吧,拂去他额上汗水时心中轻念。

 

*******************************************************************************

 

当自己还未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阴阳师的时候,近卫光也还是徒然挂着六品的职位而没职权的贵族少爷。起于京城中的恶灵事件而开始的交往,之后自己每日除了必要的阴阳术的修行之外,便是同他一起下棋、品茶、吟诗、赏花。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玩起贵族间流行的恋爱游戏,早就记不清了。于是,拂晓的信和沾着露水的花一起摆在案头上,傍晚则是映在几帐上窃窃私语的身影。

近卫光曾说他自己很闲,而与贺茂明在一起的时候原来无聊的事情会变得有意思。他喜欢自己的头发、脸庞、眼睛、手指,甚至是不苟言笑的态度和一本正经的说话方式。而自己这对他爽朗的笑容,被汗水濡湿的阳光色皮肤,敢言敢做的行为所中意。无忧的欢乐和渐渐涌现的感情背后,贺茂明感到了无名的不安。或许当时就已经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离开近卫光,恋爱也不再是打发时间的游戏。自己不知不觉中陷入琥珀色的迷宫,在近卫光热情的视线中迷失了。

直到三年前的葵祭,自己被近卫光压在郊外草地上,颤抖的嘴唇向自己逼来……

……做我的人吧!今后一直在一起……

在那一瞬间从近卫光变得深邃却澄明的眼睛中贺茂明清楚看到了自己的恐惧,而根源恰恰是自己的懦弱。

所以用尽全力、不顾一切地推开他,说出了带着讽刺意味的约定。

……等您升为中将的时候我们再谈这件事吧,近卫大人……

的确,当时的自己不认为近卫光会成为中将。

虽是贵族却在祖父一代就远离宫廷,自从近卫光的老师藤原大人去世之后,政治的纷争又为近卫光所不屑,擅长和专注的事情似乎只有围棋。前几年又因和左大臣的末女的婚事未果而失去重返朝廷的绝佳机会,没有后台、派别不明。

成为少将恐怕都要十年以上吧?

然而自己没有预料到,借“将门之乱”之机而得到重用的近卫光会在旧年年底被提拔到兵卫府少将一职,而又在五月节前被升为中将。

绝对是惊动朝野的升迁。

贺茂明心里明白,近卫光能够这么快地被提升决不仅仅是因为他自身的才华和智慧为天皇所欣赏和重用,身后替他美言的人不知有多少。

原本每日三次往返都嫌不够的书信渐渐变得零星,连同淡薄地还有信上缠绵悱恻的话语,与此相反,流入耳畔的外界的传言却如春柳一般繁茂。如果说先前是在樱花色恋爱的梦境中,那么如今却让贺茂明感到了不曾体会的真实感,包含了自己所厌恶的世人称之为嫉妒的那一部分。

前日在宫内做完例行法事,贺茂明被正仓院大人请去品茶。因为不存任何政治利益的背景,正仓院大人便毫无顾忌地向自己说起天皇有意把一位侄女许与近卫光的事,进而拿出生辰向自己询问是否相合什么的。纵然心中莫名不快,既然天皇有意,身为臣子的人怎敢说出与之相悖之言?

三年前的话,未料到如今会将自己推进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真不知如何是好。”贺茂明不禁苦笑。

“什么不知如何是好?”

应该在睡梦中的近卫光突然说话,贺茂明一惊。

“唉?”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的近卫光,笑了一下,“醒了?”

“因为你一直一边叹气一边摸我的头发。” 近卫光向贺茂明的脸庞伸出手。

贺茂明的肩膀抖了一下,却在迟疑后闭上眼,慢慢贴上那比自己略高的体温。“抱歉。我没注意。”

原以为近卫光醒来之后会不高兴,因为自己对耗无妨备的他用了术,然而却在他脸上看到了意外平和的表情。不得不承认:近卫光在自己所看不到的地方成熟了很多。

“天色暗了啊。”

“嗯。”

 

*******************************************************************************

 

叫来侍女将灯点上,昏黄的光线一下子将人影悠长地投在墙上,回过头看了一眼仍然一派悠闲的近卫光。“清凉殿上的赏月,再不走就迟了,近卫大人。”

“不是还有一个时辰吗,”近卫光捋了捋刚才因睡觉而有些零散的发髻,“明明也受到了邀请,何不一起去?”

“已经回绝了。”

“你在生我的气吗?”

“您在说什么,近卫大人?”低语。

看着贺茂明在面前有条不紊地卷起竹帘,重新渡到回廊上坐下身。燥热已经退了下去,从那灰蓝的天上吹过的风掠过了贺茂明的发稍,近卫光叹了一口气。

“还种着桔梗啊!还是我种下的那棵吧?”像发现了什么宝物似的,有些兴奋。

紧紧靠着篱笆院墙的地方,隐在草丛中的是桔梗淡紫色的花。曾经是近卫光心血来潮从郊外挖过来的野生的桔梗,说是无论如何也要种在这个院子里,已经不知有多少年。之后也没有特意去照料,却每年都开出漂亮的花。

“当时只种了一株,现在可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第一年只有一棵,第二年春天发芽时却是三棵,第三年时已经有十几棵……直到院墙边都遍布着它的身影。

“可是你也没有把它拔掉不是吗?”

“因为……”

没有说完,身体被近卫光从背后抱住,肩膀被他的双臂缠紧。贺茂明愣了一下,想要转过身,却被施加了更为用力的拥抱。近卫光的呼吸声、心跳声,甚至身体那小小的颤抖都通过自己的后背传递过来。

什么地方正变得异常的焦躁与灼热。

“……对不起,明。”和沉重的吐吸一同倾诉的话语。

“近卫大人……”

“叫我光,明。就像以前一样不可以吗?”

“……”

“我……一直一来都是,对明的心意……没有改变过。”深呼吸,“虽然用了三年的时间才让别人都开始叫我‘大人’,但是我……我不想你也这么叫我!”

“可是如今您的身份已经不是我该那么称呼的了。”抬起手握上近卫光环住自己的手臂,手心中满是汗水。

“私下里就好。”

没有回答,只是身体抖了一下。

“拜托了……”耳边低语。

慢慢蜷起手指不琢痕迹地滑过突出的关节、平滑的指甲,沿着指缝交握在一起。近卫光的嘴唇印上了贺茂明的项颈。那样的温度像冬日的炭火一样灼烧着自己,身体明明渴望着拥抱,贺茂明觉得窘迫,而此时从深处涌现的悲哀又如同潮水一般。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情绪似乎也一起落了下去,天空一片黯淡。

“……明,正仓院大人跟你提起过了吧?上次是公卿小姐,这次是皇族公主。”近卫光意味不明地干笑了一声,“左大臣那老家伙现在一定后悔当初没把女儿嫁给我!”

“您是来向我炫耀吗?还是来试探我?”声音在颤动。

“谁也没想到我近卫会这么快得到天皇陛下的赏识!以前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如今还不是在我面前屈膝了?那幅模样真是难看,真想让你也看看啊。”像是没有听到贺茂明的话,一个人自言自语。“我好坏也做到了中将的职位,和那些世袭的贵族少也可是不一样的!真是从前想也未曾想过……

“我……会迎娶那位公主的。虽然这还不是我能决定了的事情。回绝掉赐婚,然后辞官回乡下去也想过。不过多半是不可能让我回乡下,而会被直接赐死吧。侥幸被赦免估计也会迟早被暗杀。但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死,我还想和明你在一起……一起喝茶,一起散步……想收到你写的信……想像这样抱住你……”情绪激动起来,不断地深呼吸,却发出哽咽般的音色。“原谅我!”

“真不像是您会说出的话!”

“因为我害怕。”

“害怕被卷入政治纷争,还是害怕哪天会死于长刀之下?”

“不,如果是那样当初就不会在‘将门之乱’时插手,”摇了摇头,“害怕你会离开我。”

贺茂明松开近卫光的手臂,侧过身,看着他的脸:那掩抑着深深不安的表情显得格外澄明。微微皱起眉头,想要说出责备的话,却在出口时变了味:“胡说的吧?”嘴角有些抽搐,攥紧拳头也压抑不住的未知的感情在身体中躁动。

也许只有心底最清楚也最不敢承认:自己在试探近卫光,而不是他在试探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不愿意、害怕接受现实的是自己!

近卫光耸了耸肩,笑得很轻松。“不是胡说。”意外的严肃的话。

“傻瓜。”

“一直都是。都是因为你我才这样。”近卫光搔了搔头,“不过——说出来很不好意思——我很感谢!”

“?”

“因为……如果不是明对我说那些话,至今我还是无为的人吧。永远生活在权力之下,为人所支配。我讨厌宫廷,那种并不是使用刀剑的力量,而是在一次次的约会、交谈甚至在游乐中的政治。奢华而荒淫。

“从来没想过……以前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进入朝廷的初衷也是这样。可是我却是想能够保护你所在的地方。又不会阴阳术……但是如果努力去才改变,的确还是有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具体还不知道要怎么做,我却是真的那么想。”

“近卫……”

“喜欢。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尖滑过贺茂明的脸庞,“我爱着你,深深的……从心底……”

这是自己早就明白的事情!不仅是身份、地位、时间……没有改变的,也是不安、恐惧、嫉妒……的源头。

为什么会想要哭出来?思绪也变得非常混乱,眼睛有些发疼,视线却无法从再熟悉不过的脸孔上移开。或许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借口、解释,或许是从相遇的时候就注定的事情……

“贺茂大人。”突然从纸来门的另一侧传来侍女的声音。

贺茂明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尽量用平常的口气说:“什么事?”

差一点,不是突然被叫住的话,此刻一定在近卫光的怀里了吧?一瞬的解脱感,身体冒起一层薄汗。

“中将大人府上的车到了。”

“知道了。”

近卫光仰头看了看已然升起的明月,似乎很无奈,“已经到了这个时辰了吗?”长出一口气,不慎情愿地站起身。

跟着起身的贺茂明看着近卫光重新戴好头冠,伸手为他拉平了衣褶。

“说实话,我真羡慕绿呀!”反手握住还未及时收回的贺茂明的手腕,将他带到怀中,“能够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

“说什么胡话,那是纸形!”

“即便如此我也……”

嘴唇是何时重合在一起的,已经想不起来了,是哪方主动也不那么重要,因为根本分不清是谁在拥抱着谁。抚摸着后背的手掌,衣料摩擦的声音,心跳声和满足般地喘息……

“再……再不走……就真的迟了……”

从他肩膀上抬起头的贺茂明看着近卫光的脸红得像夕阳一般,点了下头,推着他的胸膛结束了拥抱。

哪怕只是片刻,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心。

“走吧。”拉开门,将近卫光向外推了推。对候在门外的侍女说:“绿,替我送近卫大人出门。”

“是,贺茂大人。中将大人请这边。”

心中不满地回过头,映入眼中的是贺茂明淡淡的笑意。总是这样,从很久以前开始,只要看着贺茂明的笑容再多的烦心事也会一扫而空。已经很久未见了。

一下子忘记想要在说什么的近卫光,念着:“……明?”

“倘若今后有时间的话,请再来找我下棋吧……光。”

“!”愣了一下。

“不可以吗?”

“不,”拼命忍住笑意,装出沉稳的姿态,“这是决不能反悔的事情哦!”心里清楚:此时自己的愉悦一定被贺茂明看透了。“一言为定!今天就告辞啦。”

待挥着手离开的近卫光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贺茂明才摸着嘴角慢慢收敛笑容,转身看着月光下的庭院,草虫正高唱着夜曲,缓缓闭上了眼睛。

下一次,如果你要求同样的事我就会答应你,光!

这般想着的时候,牛车经过的声响从院墙外传来……

 

秋の夜も名のみなりけりあふといへば事ぞともなく明けぬるものを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