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ludeの中庭

随风而去的记忆,几曾何时回到中庭…… 「皆さん、ごきげんよう。」

 
 
 

日志

 
 

[转载]あの遠くから優しく照らす星のように By:Asukaalina  

2009-07-26 11:44:39|  分类: 两个人的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永井あかり 様”。看着封笺上的字的时候微微皱起了眉头,打开来后没有完全叠好的和服还在身后的榻榻米上散放着,陶瓶里插着的樱花也很寂寞的样子,虽然是开得很繁华。

这件和服确切说来还是进藤ヒカル决定的,“很漂亮,而且相亲的话还是这一件好。”这样说道。那个时候虽然用了“不要胡说,还没有决定要去呢”来否定,最后却还是穿了这一件去。

嫁给永井俊人已经七年了。上周俊人从公司里回来的时候,对あかり说“今天佐濑先生来了,说想要约个时间见见你。”

“哎?”正接过大衣,听到的时候很是吃惊,“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也不清楚,似乎是想打听些事的样子。”

“是4点呐……”看着手中的薄纸,那不就是还有五个多小时了?

似乎是很有些急迫而且坚决的样子来要求,大约也猜到了什么事,“哎,记者什么的还是……”想要推拒掉的时候俊人却说“还是接受的好,随便说点什么也行——上次也受了他的关照。”

是指去年公司部门里被采访的事吧——其实清楚所谓“关照”什么的不过是不被找麻烦而已,“但还是多亏了佐濑先生。”其它的不需要再说什么自己也能明白。

于是答应了下来,俊人今年如果顺利的话可是还有可能被提为课长的……不要有什么不利的言辞才好。

记者果然很厉害吗?

对面的男子就是佐濑直川,日本名流杂志的记者。“因为五月要出的特刊所以过来拜访,打搅了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这样谦逊地说着,あかり却觉得这个男人眼中有一股精锐的光,也许会很难缠。

听说很有能力……在心里念起丈夫对佐濑的评价。这个“能力”什么的不要变成“麻烦”才好。

“听说永井太太和进藤先生是故友?”微笑了起来,“今春才知道的,还真吃了一惊呐。”

“我们是同学,不过也只到中学而已。”

“是因为高中开始进藤先生就放弃学业了吧?那么,在那之前,您就已经认识塔矢先生了吗?”

“说‘认识’什么的……只是见过几面而已。”

早在拜访前就知道这次的谈话决不会很畅快,“含糊地回答吧”这种想法随着谈话的深入更是越发明确了起来。

“全都是早先的事啦。”被问到是否清楚进藤ヒカル和塔矢アキラ关系的时候回答道,随着对话的进行连刻意掩埋遗忘的琐碎也都被剥离了出来。

最早知道他们竟是“那种关系”是在大学将毕业时,就职的公司已经内定好,跑去跟ヒカル说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撞上了尴尬的一幕。

“叮咚”的门铃响了很久,不在吗?这样想着把耳朵贴到了门上去听。

里面传来脚步声,“来得太晚了啦……今晚留下来吗?家里不会有人。”随着门锁“吧嗒”打开的声响进藤ヒカル出现在面前,头发湿漉漉大约正在洗澡,衬衫的扣子也全没有系起,大咧咧地敞着。藤崎あかり“啊”的低呼了一声,连忙掩住嘴。

“哎呀,あかり……抱歉。”匆忙地回转了身,再打开门的时候已经穿戴齐整。

在沙发上坐下的时候有点尴尬,脸还红着,ヒカル正团团乱转着收拾屋子,“不知道你要来,太乱啦……大学还好吗?”正要回答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

“我来吧。”看ヒカル手里正满满地拿了什物,あかり于是这样说道,接起了听筒。

“您好,进藤宅……哎?塔矢君?”

听到这个词ヒカル顿时紧张了起来,几乎是忙乱地冲过来,来不及放好的棋谱啦杂志啦随便地一丢,顶上的几本翻滚了下来,很狼狈。

“啊啊,是我……嗯?今天不来了吗?……这样啊……”很有些失落的语气,在挂断后转身看到あかり时才反应过来。

“原来ヒカル是在等塔矢君啊……”忍不住笑起来,“开始还以为是女朋友……”后面的话渐渐低下去了,因为看见进藤的脸色并不自然,“……对不起,一点也不好笑。”

当问到“为什么会告诉我”时进藤ヒカル回答“因为是あかり”。“这样啊……”高中卒业式之后向ヒカル告白并且被拒绝时候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会想一起生活……和‘想要成为好友’是不一样的。”

“永井太太是想起什么了吗?”被注视并且询问的时候,觉到有些讨厌。

“随便什么也好,大众对什么隐秘也都会感兴趣的。”

“哎,就算您这么说也……”口气还是尊敬的,心里却反感了起来,越加觉得“不能对这个人说太多”。

与塔矢アキラ见面的次数决不算多,三年前短途旅行的时候遇过一次,不过也没有说上几句话,因为人也很多,再就是樱花节的时候见过面。比较起来还是碰见进藤ヒカル的机会更多,但最后一次见也是在去年了,记得雨很大,屋檐下都挂了很宽阔的雨帘。

“明天有空吗?请你去喝酒。”打电话来这样说,很是让あかり吃了一惊。按时去的时候透过悬挂着“年中無休”牌子的店堂玻璃门看见了坐在很显眼位置的进藤ヒカル,想起第一次来这里也是被ヒカル介绍的,那天正是采购日,提了满满两手的购物袋走在路上,“啊,あかり”,被叫住了,说是“很久没见了,正好附近有家不错的店”,于是入了来。

“怎么想起叫我来喝酒?”把伞放进门口处的篮子,走过去。雨太大,尽管打了伞裙摆却还是被淋潮,湿嗒嗒的粘在腿上很不舒服。一边问一边坐下来,同时伸手整了整衣摆,“说起来今年夏天还真是热啊……”

“没什么,正好想起来而已……是啊,多亏了这场雨,雨停了该能凉快点了吧。”

“毕竟也快到秋天了……今年还是去仙台吗?”

“不了,也去了很多次,就算是‘东北三大祭典之一’看多了还是一样没什么意思,人也很多。”

就这样慢慢喝着酒聊天,店内有些昏黄的灯光照下来,在雨天灰蒙蒙的光线布景下添上与其说是“明亮”还不如说是“微晕”的色调。

对进藤ヒカル和塔矢アキラ的恋情自己了解得不多,不过直觉感到似乎并不是轻松的事,印象中长成大人后似乎没有见到ヒカル哭过,唯一的一次“感觉好像在哭”却也并没有看到脸,只是呜咽声透过指缝传出来,听起来就像隔了很厚重的东西似的沉闷和发堵。

对自己试探着提出的“很难受?”的疑问也还是没有回答。感觉上进藤ヒカル近年来变得沉稳了许多,就算表面上仍旧是“说话没什么顾忌”的样子あかり却觉得他正以相当快的速度朝向自己毫不知情的地方而去,不止是围棋啦事业啦什么的就连生活的态度也变得不为旁人所知晓。

想起来塔矢君似乎也曾说过那么一次,对日常的一些状况觉得“会很苦恼……也会有‘罪大恶极’的感觉。”因为是侧对着自己所以同样是看不清表情,但也许比起“犯罪感”,若说“辛苦”恐怕还来得更为恰当些吧。

对“名人的生活会比一般市民轻松许多”这种说法あかり一向是不以为然,大学时代要好的女友中也有家庭显赫的,现代社会里为“生活”犯愁的人虽然的确很多,但多半还是因为自己不把握吧,努力了的话出路还是有的,“过得去”这样的目标也并非是遥不可及,在说“衣食无忧的人怎么能理解我们的困苦”这种话的时候,很多是因为并没有抱持着“相互体谅”的心情。

就算暂时不需要烦恼生计,也还是有许多别的事要烦恼,说起来的话……也许负的责任还要更大。

所以对“名人总是会有特别关照的啊”仿佛以此作为自己不努力的借口和指摘别人的托词,总是忍不住反驳道“请不要说那样的话!”但就算这样,自以为是的人还是很多。相当数量的国民在眼见比自己强的人遭遇挫折和非难时,多少都有种残忍而愉悦的心境,似乎从别人的失败中,可以体会到类似“自己成功”一样的快乐似的。

对进藤ヒカル,あかり是曾经憧憬过的,原本并不清楚为什么,现在想来或许就因为他“不怕辛苦,并且敢于担当”这样的特点吧。很想问“ヒカル会喜欢怎样的人”却也到底问不出口,今天再去看或许就是像塔矢アキラ那样“沉稳内敛,凡事都自己来做而且都严格地要求以做到很好”的人吧。

想着ヒカル说过的“塔矢比我要努力多倍”这样的话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ヒカル的努力自己是见识了的。围棋也好别的什么也好,这条路走到今天决也不平顺,可以说任何一点进步也都是凭了汗水货真价实换来的,如果简单地对努力过的人说“成功了可真是好啊”这种单纯羡慕的话,就会有太过轻松并且不尊重的感觉。

辛苦才换来的东西,就会想要保护吧,也因此あかり虽然不能完全理解ヒカル的感情,却还是尊重的。

塔矢アキラ曾有一次匆忙来寻过自己,在公司午饭的间隙约了出去,说“请务必把这个交给进藤,拜托了”,递过来叠得很平整的包裹。唇角紧抿着似乎并不想说什么,あかり觉得他有些许的心神不安。

“请放心。”双手接了过来,然后塔矢アキラ深深地鞠躬,说“麻烦你了”。

若说“为什么不亲自去给”,当然是因为不方便吧,而对于当时“是否连见面都已不方便”,或者“在一起时候的举动会被谁监视着吗”あかり却没有去问。想着“或许是重要的东西”于是尽快地转交给了ヒカル,但因为没有打开来看,所以最后也还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在那之后曾经一度的担心,还想“如果是被发现了两人要怎么办”,幸而后来似乎是没有风声,一个月以后也终于放下心来。

终于曝光是到了去年的事,一夜之间用“轩然大波”来形容也不过分,但因为搜罗不出更多的新闻和佐证,由来和真相就不是那么透明。公众会想要知道——因着这个原因媒体才如此不知疲倦地奔走,不过连自己这个“已结婚多年、进藤ヒカル子供时代的青梅竹马”都被找出来还真是有一点出乎意料。

在一个小时的“原定采访”时间内あかり却并没有给出什么实质性的信息,对方也似乎有了些不耐烦。听到佐濑终于说“抱歉打扰”时あかり还来不及舒口气,就又听见说“为着五月将出的回顾特刊,还想着‘关于日记中提到的信件之类永井太太或许会知道一点’,所以才冒昧来问,本来是要直接过去打扰”时立刻地回说道“不可以!……那个,现在去的话家人们也会很为难并且伤心不是吗?”

“哎……可是因为是回顾特典,总要有些以前没有的资料,否则我也很困扰……”

“既然是面向棋迷,当然是棋谱啦、赛事回顾啦、同门评价啦什么的更有吸引力吧。比起捕风捉影的东西,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历程要更感染人吧。佐濑先生愿意看看的话,我这里还保存着中学围棋社时候的一些资料呢,不是很珍贵吗?”

“唉,虽然是这样说……”

“那么就来看看好啦。”

“永井太太,”突然地打断掉,“永井太太是支持他们的吗?”

“哎?”愣了一愣,“……说‘支持’的话,还不如说‘觉得难得’……”

“觉得难得?”

“嗯。”点点头,“围棋我虽然懂得不多,棋力也只是业余水平,但‘有一个合适的对手真的很幸运’,觉得‘为了这个也必须要感谢些什么’的心情也能够体会。我希望大家能知道,ヒカル和塔矢君并不是‘与常人不同的人’,也不是‘超乎常人的人’,会想和最了解自己的人一起前进这种想法,每个人应该都一样吧。……为着所追求的目标而努力,就算黑暗寒冷也决不想放弃,不是……很了不起吗?”

想着曾问过ヒカル的“对占卜一类怎么看”的问题,回答是“总觉得不会有好结果……还是自己伸手去抓住的好。”勇气什么的,不是很值得称赞吗?

“……若果如您所说,如此喜爱围棋的话,那么……丢下‘喜爱他们的棋迷’、抛弃‘仰望他们的后辈’的做法,岂非是很任性?”

“……那是因为要面对的已并不只有围棋了吧——不论谁终究也是会累的……虽然我也只是个外人,但还是相信,要放弃的时候最难过的一定是本人。”ヒカル有多么爱着围棋,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啊。如果不是全心全意走到这一步那一定是不可以被原谅的。“而且这样说的话,佐濑先生擅自跑过来询问并且要刊登的作法,不是也很任性吗?”

显然是没有想到竟会被抢白,脸色一怔,一时间有些缓不过来。

“对不起。……只是希望大家能不再去打搅他们……拜托了!”深深地伏下了身子,衣服平整的棱角因为这个动作而起了皱褶。

察觉到终究还是“什么也不想说”的态度,佐濑狠狠地皱起了眉,“那样的话也就没办法了……”站起来鞠了躬准备走,却在快到玄关时又突然回转了来,“……你真的……觉得那么‘难得’?”

“是。”抬起了头,发尖从肩头滑过,眼眸映着透入屋中的光线显得很明亮,“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您尽量少作报道呢,关于他们的事?——拜托了!”发自胸腔深处的请求有些许的颤音,俯首下去的时候觉得都快要把持不住自己。

眉间依然很紧,看着眼前的女子,喉结抖动时几乎听到了细微的声响,“……仅此一次。”

……讶然地抬头,“……谢谢!谢谢您!”高兴的同时席卷上来的是悲伤,“如果知道承蒙了您的关照,ヒカル和塔矢君也一定会很高兴的……若是还能见面也一定会想当面说‘感谢’的话。”一边笑着一边几乎就要流下泪来。

“只是如果罢了……而且道谢什么的也至多是在梦里了。”谦逊而嘲讽地笑着,尾音被“吞没”进一片苍茫和厚重里去,“他们早都已经死了不是吗?……”

あの遠くから優しく照らす星のように

—完—

----------------------------------------------------------------------------------

闲谈:

让我自己小叹一下先…… 是wulude和伊原的文让我也有了想接下去写点什么来看看的冲动,但我预感认真度上我肯定会及不上伊原……伏。另再次感谢wulude的应允!

既然是承接之作,多少要有些与原文风格接近才好,所以连人物名字也用了wulude惯常的方式,真是不好意思。

因为wulude自己也说是“想写‘殉情’所以就写了”,没太多理由,所以,也让我“任性”一回吧。

“如果不是全心全意走到这一步那一定是不可以被原谅的。”所谓“全心全意走到这一步”,就是指能够心甘情愿地写下“迷恋”和“专一”这样的字来,也就是所谓“人若能够自己心甘情愿的进入长眠,即使可能是不幸,但却肯定是平和的”,我想那多少有一点类似于日本文化的精髓“物哀”精神,一种感同身受的凄美之情结。“希望大家能不再去打搅他们”,选择沉眠,想要的应该就是那一份宁静。

从原文可见,应该是殉情后才会被发现真相,所以“曝光”也才真的是“一夜之间”。

wulude说“并不认为光亮会殉情”,我也是这样认为,如果说真的写的是现实分析角度的文,最后却得出“殉情”这样的结论,还是觉得比较难以接受——当然不可以武断地就一杆子打死,我始终相信不论怎样的文关键是要看写的人怎样写。

《合歓の木の葉越しも厭へ星の影》并不是“分析”类型的文,应该说还是“叙写”类型的文,所以也就不用想太多,不论对作者还是读者而言其中的意境才是“一番大切”的。(当然这只是我擅自的观点而已)

所以这篇里一些语句,并非针对《合歓》来解释,更多的或许可以说是我个人“长久”以来的一种看法。

一般来讲,要说“用和风去写”的话可能更多地会想到写塔矢,这篇竟然写了进藤的角度自己也觉得有些没想到。要说原因,是因为偶然瞥见了一眼“樱花”和“和服”的图片所以忽然想要比较认真地来尝试一回“和风”,不管怎样如果说“有自己写不来的文风”多少还是会有些不甘心吧,笑。也因为这个初衷所以从あかり的角度着笔,并且固执地把时间安排在了春天。怎么说?可能就有些“代入”的感觉吧,将自己置于あかり的位置,对那两人有一种“守护”的心情。

真正说起来,我并不是“支持他们”,而只是“守护着想要看他们都幸福”这样的心态而已。

wulude曾说她很喜欢日本小说也看了很多,叹一下她的深厚功底……这样的熏染我大概是永远也得不来的,因为我对日本文学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喜爱,没有怎么看过,甚至都不清楚“和风”到底是怎样的写法,这样便敢去写说是“大胆”也好说“唐突”也好,我很清楚,也只可偶然为之而已,毕竟诚心不足的话若想做到“贯通神韵精髓”也便是遥远的事,既然这样浅尝辄止也就够了。

“围棋也好别的什么也好,这条路走到今天决也不平顺”,这个“别的什么”,自然指的就是感情了。对于私生活あかり不可能会了解太多,但作为一位“比较亲密”又是女性的朋友也能敏感地感觉出一点——虽然只是一点。

至于“怎么想起叫我来喝酒?”是因为已经决定了要同塔矢アキラ去京都的温泉旅馆殉情,所以“以后也再不能见”,出于长久的情谊和对あかり“一直以来关照”的感激之情,会想“最后来看看”而已。

所以“最后一次见也是在去年了”,那是当然的吧。

“并不是‘与常人不同的人’,也不是‘超乎常人的人’”,是指进藤和塔矢并非在心理取向上与一般人有异,所得的成功也不是轻易就得来的物品。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想努力、想抓住自己所爱的东西、想好好去爱一个人也被他所爱——发自真心的愿望,没有指责的理由。

“谦逊而嘲讽地笑着”。谦逊是表象,嘲讽是内在,那大概就是一种“在眼见比自己强的人遭遇挫折和非难时,残忍而愉悦的心境”,该说是每个人人性里都会有的、与生俱来的一种反应。对这个我只是陈述,并没有什么批驳的意思。

老实说来这篇的题目真是起不出来,原本是想在题目中融合进“合欢”和“樱花”的花语,“合欢”的寓意大家都知道,“樱花”的解读却很多,诸如:生命之美 / 对你微笑 / 回忆起初恋……都觉得是不错。语有云:“欲问大和魂,朝阳底下看山樱”。……但最后却还是胡乱写出了这么个不知所谓的标题,还是头一次对思考文章的题目感到茫然。wulude那个是俳句来的,我这个便真不知道在写啥米,觉得并不能概括,sigh……也许是有着点“見守る”的心情,说不清罢……不过说到底,语言什么的并无关紧要,内里的东西传达到就好了。

今天重看了一遍棋魂第一集,在看到那样单纯的進藤ヒカル、塔矢アキラ和藤崎あかり的时候忽然很感动,有“从同人世界回归到最初的一切”的心情。

会选这种自己没有经验的文风,“好奇”和“想要尝试来看”的心情应该说占了主体。“想让看文的人觉得,不说名字的话真的不认为会是双A写出的东西”这种想法令我有些兴奋(满脸黑线地笑||||||)。不过再回头去看看大家的文,叹一下即使同为和风也还是各人有各人的风格呐……

在写到最后部分あかり那些话时,突然很感触,因为基本上就是我的所思所想。冲动的时候,伸手抓过mp3来录了一段,我自己想要说的话。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随便听听吧,很短,也没什么实质东西,只是当时就好像感觉坐在那名记者对面的是我,我想要、对他说这个话。

“お願いします”!当时真的是想要这样拜托了||||||||||

地址为:

http://www.163888.net/sing/music/1647599.html

(汗,刚才朋友跟我说她听不到……换成mofile好了||||

匿名提取文件连接 http://pickup.mofile.com/4094083232617166

或登录Mofile,使用提取码 4094083232617166 提取文件)

在说着的时侯突然很悲伤,心里有些发沉……真的希望全心全意追求着目标的人们,可以不再被那么多凡尘俗世、大众眼光所困扰。

(不过,我这两天果然是日剧看多了……这个语调……呆滞ing)

改换风格让自己有一种“仿佛完全是以另一面示人从而觉得很过瘾”的感觉(笑,很多人用马甲,原因也在此吧),不过最后还是让我恢复习惯的说话方式来痛快地扯上一段~~

对日本的作品而言或许和风的确是最能体现其原味的方式,围棋从某方面看也的确是“沉郁的东西”,不过让我来感觉,更多的却是“日月乾坤在手,胸中自有阡陌”的收放全局、运筹帷幄的睿智及豪放,缜密思索、算无遗漏的完美与策谋,规划天下、定夺江山的洒脱和大气,强者相逢、狭路定胜负纹枰决生死的兴奋与颤栗。屏息凝神的计算,棋定一着的激动,那一股刺激之情没有其它任何东西可以比拟。围棋该说是“静为外而动为内”,不露声色却又步步为营,精神高度紧绷不可有分毫差池错漏。“以颤抖之身追赶,怀敬畏之心挑战”,这是我在整部棋魂作品中最喜欢最欣赏的一句话、一种态度。胸中满溢着的是澎湃的热血激情。我可能一辈子也不适合于“暧昧晦涩”的生活方式,而这正是日本文化相当重要的特点。明朗自由尽兴才是我最追求的。我性格中影响很深的一是中国古典文化(当然不包括封建愚忠这种糟粕),一是现代欧美崇尚自由、拼搏洒脱的社会精神。这就好比说不同的棋手有不同的棋风,不同的人也有最适合自己的文风。和风并不是能最大限度体现我感情的媒介,此间自有高手在。所以今后我更多的,仍会是欣赏她们的新作。

这篇收尾得很仓促,然而已是没时间了,本来这个时候我是not supposed to be here的,所以……惶愧万分地准备摸出书来开工自习……不过貌似今晚已经废了……呆。

作为练笔到此为止,不管怎么说这篇比我想象中写得要快手些,感谢大家看这篇不成熟的文以及听我废话,鞠躬。

by:asukaalina

  评论这张
 
阅读(8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