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ludeの中庭

随风而去的记忆,几曾何时回到中庭…… 「皆さん、ごきげんよう。」

 
 
 
 
 
 

[List]同人2001-2012

2012-6-16 12:43:47 阅读1170 评论15 162012/06 June16

整理一下过去到目前为止的棋魂同人,列表如下。

都是曾经贴出来过的同人,其中不包含曾经写过却我自己也找不到的文,也不含没贴出的草稿。

如有遗漏欢迎补充。

>>

光亮

----------------

Never Endless Kiss

Returen – Just Beginning

Even if Hot Spring’s water of Kusastu

To Your Heart, It’s My Love

纯爱

萤火の夏

约会

Rain·Ring

结界

From this time

夫妻相性100问

雏鸟

Aroma

Maze (未完)

お互いの道(未完)

误差(雏鸟后续)

颤栗的夜晚,陪我入眠(未完)

笨拙地相爱

今年的初梦?

菅の根

岁月的一瞬

Affection (To Your Heart 后续)

Type

浓绿

春の夜の夢のごとし

ZIRCON

光亮七夕文

----------------

七夕の逢はぬ心や雨中天

作者  | 2012-6-16 12:43:47 | 阅读(1170) |评论(15) | 阅读全文>>

[同人]ZIRCON -下-

2012-4-30 4:29:08 阅读936 评论18 302012/04 Apr30

ZIRCON -中-

>>

塔矢アキラ给进藤ヒカル发了事务性地邮件“从市河小姐那里收到了你的巧克力”,原本附上“谢谢”,最后还是删除了。

随着三月开始,上一年度的赛事也将尽尾声。塔矢アキラ在“名人”循环圈里因负于绪方精次和荻原九段未能获得挑战权,就此止步。不过,通过了韩国主办的国际团体赛的国内预选,进藤ヒカル同样参加了选拔赛,但既不和自己在同一组,进藤ヒカル又在淘汰赛中输棋而没能遇上。后来听说韩国的名单里面有高永夏,进藤ヒカル不甘心地跑到棋会所丢给塔矢アキラ一厚叠高永夏近年的棋谱,说要帮塔矢アキラ“集训”。

塔矢アキラ知道进藤ヒカル自“北斗杯”后就一直十分在意高永夏的棋,这几年两人零星也有过几次交手,也知道进藤ヒカル对自己负多胜少的局面多少有点耿耿于怀。然而还是在看到进藤ヒカル搜集的高永夏的棋谱的时候说不出话来。“……还不能肯定能碰上高永夏。”

“碰不上就私下找他。”

“我说,”叹口气,“想要找高永夏雪耻的人是你,不是我。”就算进藤ヒカル不说那句,塔矢アキラ也会找高永夏下一盘,不是要去‘你死我活’而是‘彼此切磋’。

“我知道、我知道——该死!”进藤ヒカル狂躁地抓着头发。

“为什么你会输给本田?”

淘汰赛的当天塔矢アキラ因为电视台的工作被安排在上午的对局,

作者  | 2012-4-30 4:29:08 | 阅读(936) |评论(18) | 阅读全文>>

[同人]ZIRCON -中-

2012-4-15 10:58:57 阅读712 评论11 152012/04 Apr15

ZIRCON -上-

>>

记忆不是那么清晰,似乎是夏天的快要到秋天,自己正在为“名人”的循环圈备战的时候,大概某次和进藤ヒカル打谱之后听他说,有女人对他表白的事。但那时自己的精力根本几乎全在棋上,自己说了什么也不记得了,就连这个女人就是雨宫五段的事塔矢アキラ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虽然时下女性主动已经不是新鲜的事,并且进藤ヒカル也一向不乏追求者,但是仔细想想的话,雨宫五段是第一位被进藤ヒカル提到的名字女人——起码在自己面前。塔矢アキラ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关系似乎已经在棋院传开了。尽管进藤ヒカル本人在塔矢アキラ面前对他自己和雨宫五段的事一直都很低调,几乎不说,偏偏正式这样让塔矢アキラ更加想要知道。

想知道两个人到底是什么状态?更想要知道进藤ヒカル的想法,为什么是这个人而不是其他人?真的喜欢雨宫五段么?等等。曾经心里充满了已经超出“好奇心”范畴几乎是“吃醋”的想法,塔矢アキラ对雨宫五段不要说什么偏见,甚至连见都没见过面。塔矢アキラ觉得自己实在无聊,明明当事人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更乐见听从其他人那里得来信息。正因为清楚自己心里到底在意的是什么,同时也是最害怕、最无法坦然面对的,塔矢アキラ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对进藤ヒカル这件事想要再说什么,可错过了可以说些什么的时机,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即便到现在塔矢アキラ都不能说服自己接受,进藤ヒカル和女人交往的事实,更加无法想象进藤ヒカル会和女人结婚的未来。

作者  | 2012-4-15 10:58:57 | 阅读(712)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同人]春の夜の夢のごとし

2012-2-20 6:18:57 阅读1070 评论7 202012/02 Feb20

>>

中国有句俗语叫“酒后吐真言”,这句话到底是不是准确塔矢アキラ不太清楚,不过随着阅历的增加倒是对醉酒后人们千奇百怪的状态深有体会。

在各种各样关于酒场的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恐怕是芦原弘幸醉后不分场合、不受控制的一件件脱衣服,任谁也拦不下来的场面,曾留下“脱衣芦原”这样的诨号。不过塔矢アキラ也就见过那么一次,听绪方精次说,芦原也知道自己酒品太差,每逢喝酒都浅尝辄止。说到酒品什么的,塔矢アキラ觉得绪方精次的酒品也不会高雅多少,一起喝酒的次数多了,经常看到绪方精次对女人搂搂抱抱,多时是俱乐部的小姐,也有时则是业内的记者、棋士等等。这也不过是借着酒精满足自己的色心罢了,毕竟这么做的男人不止绪方精次一个人,塔矢アキラ甚至见过桑原先生酒后躺在女人大腿上装睡的情景。绪方精次一喝醉就会变得一本正经地较真,非要把事情搞明白为止不可,但是又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自己和自己的周旋。如果此时遇上一喝多就傻笑着大声发表意见,需要别人附和的进藤ヒカル,两个人绝对会吵起来,谁也不服谁。这样的话,比喝一点就就开始说大话的一柳先生,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市河晴美小姐,喝多就睡觉的白川道夫等等人,酒品高不了多少吧?塔矢アキラ自己大概是属于一遇酒精就会笑,稍微喝多就想睡的类型。从“不给别人添麻烦”这点来考虑,自认为“很理想”。

与酒品无关。只是,抱怨也好,胡言乱语也好,发酵在内心的情绪和累积的压力通过酒精挥发掉,酒精会让神经放松,人心也变得轻松了。大概这也是“偶尔想要喝一杯”的理由。

然而此时,塔矢アキラ不仅仅是“想要喝一杯”,而是“想要喝醉”。

作者  | 2012-2-20 6:18:57 | 阅读(1070) |评论(7) | 阅读全文>>

[同人]ZIRCON -上-

2012-2-3 13:19:45 阅读800 评论9 32012/02 Feb3

>>

雨后稍晴的傍晚,斜阳把雨云的边缘镀上橙粉的亮彩,空气中飘荡载着青草泥土味道、潮湿微凉的水分子,让人不禁挺起胸,深呼吸。塔矢アキラ在大厅的寄存处取回寄放的雨伞和外套,从电视台的大楼里出来时正是这样的时候。

大约半年前塔矢アキラ接受了电视台和棋院共同策划的,面向中、高级围棋爱好者和业余棋士的电视录播节目,每周有两天的下午到电视台工作。虽然节目一周只播出一次,长度也只有30分钟,但是每次从棋谱的选择、讲解的深度的讨论到录像的制作都相当耗费精力。塔矢アキラ不止一次佩服节目组制作人员的耐心和最初提出策划的西乡九段的热情。今天西乡九段在录制结束后还拍着自己的肩膀说“收视率虽然不过就是那种程度,可是收到棋迷们正面的回应越来越多了。不加把劲不行”这样充满了激情的话。想起来,不经意间嘴角露出笑容。

塔矢アキラ掏出手机开启电源,随后收到进藤ヒカル传来的邮件:“我到滨离宫恩赐公园散步,工作结束的话……”。散步?刚刚还在下着雨的冬天?皱着眉确认时间后已经是1个多小时之前的信息了,看看天色叹口气。一边快速回复邮件,一边向滨离宫庭院的方向走去。

说实话,塔矢アキラ并不想和进藤ヒカル见面,不是因为关系不好反而是关系太好,好到自己不想见面。然而,自己做不到毫无理由的拒绝进藤ヒカル,并且心底还会浮现某种对见面的期待。想起来塔矢アキラ都觉得自己可笑,对进藤ヒカル心、口和行动很难一致。

赶到庭园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因为快步走的关系身上出了一层薄汗。看看手表,似乎已经过了入园的时间,入口已经关闭,出口还开着。

“哦,塔矢。”

作者  | 2012-2-3 13:19:45 | 阅读(800)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